賺零用錢

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5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6

   十分心疼載元的莫奈有話說不出……莫奈說載元總是媽媽媽媽的,吃醋了於是載元背起了莫奈。萬眾期待的船!陽台上載元後抱莫奈,莫奈心疼的掉淚,載元幫她擦掉,捧著莫奈的臉​​深深吻了下去鏡頭切到房內,兩人靠牆吻……莫奈幫載元脫掉了襯衫,心疼載元的傷疤。載元對莫奈說了我愛你,擁吻繼續……鏡頭直接切到船後狀態……穿吊帶背心的莫奈抱著赤裸上身的載元。載元晚上來員工宿舍找莫奈載元越來越主動了,兩隻親熱的時候被肖文清他們看到。載元從羅曼口裡知道當年的大壞蛋沒有被殺死……小街燈不是殺人犯,載元被老頭騙了這麼多年!載元帶老頭到山上去了……載元拿出了槍,用這支槍,把我的人生扭曲變形,讓自己兒子在別人墓地上哭的爸爸,毀了自己兒子人生的爸爸…… ”老頭一直說我錯了求饒,雖然很可恨可是蒼蠅搓手的動作好萌。莫奈一來到載元私宅就被載元強吻了,吻得莫奈都喘不過氣來了……莫奈躺在載元的腿上看動畫片,兩人玩起了配音~小兩口日常有愛場景好讓人心動。。最後母子梗已破。。END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5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4

   宋彩英質問阿莫奈是不是早就知道車載皖是李中久的兒子了,阿莫奈沒有說話,宋彩英告訴阿莫奈從小李中久就虐待車載皖,而且他覺對不會放過車載皖的,車載皖遇到莫奈後就覺得以自己是李中久的兒子而羞恥,甚至第一次反抗了。宋彩英哭著告訴阿莫奈她會幫她奪回酒店,只要她放過車載皖。副會長當眾公佈車載皖是自己的兒子,白會長也在,她驚訝地問車載皖是事實嗎?車載皖想要解釋,但是白會長卻不願意聽他解釋就走了。阿莫奈警告副會長不要接近車載皖,副會長卻不聽她的。阿莫奈找到一個人坐在噴泉旁的車載皖,她幫車載皖擦掉臉上的水漬,車載皖說自己骯髒的過去能擦的干淨嗎?職員們都對於車載皖是副會長的兒子而議論紛紛。羅曼李找到副會長警告他,副會長說只要他和自己合作,他就不會說出一個字來逼著羅曼和自己合作。羅曼氣的用刀子抵著他的脖子,說自己不是車載皖沒有那麼好的耐性。在路上白會長看到了車載皖,她問他確定自己是李中久的孩子嗎?還問他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嗎?車載皖說兩人似乎不是可以互相交換秘密的人,這時羅曼來了,他把白會長扶了回去。白會長問他確定賢宇死了嗎? 羅曼撒謊了,他沒有把車載皖就是賢宇的事情告訴白會長,而且還造了假讓白會長以為自己的孩子早就死了。晚上羅曼去找車載皖,車載皖發現他喝了很多酒,羅曼問他真的不覺得自己眼熟嗎?車載皖說自己不是他要找的人就轉身離開了。羅曼一個人自言自語說不是自己的錯,是因為車載皖沒有認出自己和母親。車秀安從拉斯維加斯回來了,她跟大家說雖然遇到了麻煩但是順利解決了。車載皖告訴她要在這邊發現之前把事情解決,車秀安還說羅曼可能和黑幫有關係,車載皖要她多打聽點羅曼的情況。這時組​​員要車載皖趕緊下去,他發現有人把車載皖和阿莫奈進酒店房間的照片貼了出來,車載皖趕緊去找白會長,白會長卻警告了他。因為留言板的事情,職員們都對阿莫奈很有意見,阿莫奈還因為這個被處罰了。她想要去找白美女,卻被攔住了。她就到了開會的地方公開宣布自己和車載皖的戀愛關係。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

   車載皖和白美女單獨見面,車載皖說自己知道羅曼不是他的親生兒子,白美女說沒有不愛孩子的母親,車載皖就走了。這時副會長來找白美妍以前的住所時,看到了白美女,他想起上次來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叫白美妍的人,沒想到和白會長居然也有聯繫,他被嚇到了。車載皖查到自己今天和白美女見面的時候的那個房子房主是白美妍,自己的母親,他有點懷疑自己和白美女的關係了。宋彩英想起自己看到車載皖和莫奈親吻,覺得無比煩躁,第二天她故意把阿莫奈喊來服務,她和一幫子朋友故意為​​難阿莫奈。鮮于賢看到了便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車載皖,要車載皖不要放任宋彩英欺負阿莫奈。有個女客人要阿莫奈幫自己擦鞋,車載皖來了就替阿莫奈做了,宋彩英很生氣,就讓朋友們走了。車載皖質問宋彩英,宋彩英生氣地走了,阿莫奈要車載皖不要那樣對她,因為她因為他們受到了傷害。車載皖便追了出去想跟她解釋,宋彩英沒有聽轉身哭著走了,她自言自語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下,哭著哭著她遇到了羅曼,她告訴羅曼自己願意和他聯手。車秀安找了書給阿莫奈看,車載皖要她自己給莫奈,車秀安說阿莫奈的表情不對,就像車載皖一樣。車載皖沒有講話,只是讓車秀安去找她。鮮于賢想去安慰阿莫奈,但是阿莫奈卻突然問他是不是喜歡自己,鮮于賢承認了,阿莫奈卻告訴他自己不喜歡他,鮮于賢說如果自己的喜歡如果對她是一種負擔,就當做不知道吧。車載皖去找了阿莫奈,阿莫奈給他發了短信,說自己不敢相信他,車載皖給她發了短信說自己會等她。副會長找人調查得到結果白美妍可能並沒有死,副會長馬上想到了白美女就是未死的白美妍。車載皖也調查到白美妍並沒有死。副會長找了宋彩英,要用車載皖和她做交易,還說自己就是車載皖的親身父親。宋彩英在震驚之餘決定和他做交易。車載皖準備了其他方案,但是情況並不樂觀。有人在留言板上寫著酒店要倒閉的傳聞,酒店人心惶惶。阿莫奈質問白美女她的侄子可能是騙子的事情,這時車載皖來了,白美女就帶著手下離開了。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

   羅曼雖然發現了躲在櫃子裡的莫奈和載元,還是為他們掩護。知道白美女要賣出酒店消息的莫奈和載元決定聯手,載元告訴莫奈他會處理好這件事情,不管她相不相信他。羅曼其實已經知道載元就是白美女的親生兒子。莫奈開始找遺物裡重要的線索。莫奈和秀安在載元家裡探討事宜,載元卻睡著了。秀安十分識相出去買飲料了。莫奈為車蓋上被子,自己也睡著了。秀安回來看見莫奈沒蓋被子,為她也蓋好了被子,安靜地離開了。秀安是不是很心酸莫奈親自去醫院給那些中毒的病人道歉,車載元故意叫來了記者,讓白美女難堪。羅曼從仲九拿到了U盤,把他推入坑中。莫奈和於賢一起參加員工烤肉Party。載元從羅曼那知道之前其實是仲九指使人打的自己,猶豫了好久還是來到荒地救了他。仲九告訴他真正的名字是賢宇。奈一直等著載元回來,載元告訴他自己的真正名字。莫奈溫柔地說賢宇,這個名字真好聽。賢宇啊,我們現在不要再痛苦了好嗎?於是車車捧住莫奈小臉,深情地吻了上去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

   似乎是李仲九指使人揍的載元,令手下打電話故意說找到了,羅曼,莫奈和載元都認為是羅曼所為。醫院聯繫了莫奈,莫奈心急卻在醫院門口徘徊,猶豫了之後還是打電話給彩京,載元出現莫奈照顧他的幻覺莫奈對他說車載元你現在長的可難看了造嗎?怎麼可以把自己弄成這樣呢…”載元在莫奈宿舍門口等著莫奈,莫奈在載元門口等著載元載元遇見羅曼,告訴他絕對不會放過白美女,謝謝他送的禮物。載元回到家看到正在和貝蘭說話的莫奈,莫奈知道了白美女與父親自殺案有關,也知道車是為了她又受傷了,十分心疼,載元Backhug莫奈,很溫柔地說了聲對不起莫奈被罰打掃客房的時候遇色狼調戲,莫奈反抗了卻被顧客反咬一口,海外派狠狠地訓斥了莫奈,莫奈覺得有些委屈。海外派跟載元說了狠批了莫奈的事,載元誇他做得好,之後秀安告訴了載元其實是顧客先動的手,莫奈沒做錯。於賢和莫奈在天台見面,莫奈說好吧,我們做朋友吧前來拍攝酒店美食的博客博主們集體食物中毒,居然又是白美女所為!!並且劉俊昇竟然一直是臥底!載元趕到白美女之前所介紹的是她侄子的房間發現莫奈!倆人都知道那個人只是幌子!一起躲在櫃子裡聽到羅曼李和那個人密謀賣出酒店的消息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4韓劇>酒店之王分集劇情 ...EP20大結局

20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

   白美女成功篡奪了會長的位置,莫奈被剝奪了一切,一無所有,載元對莫奈說早就和你說了誰都不要相信了,莫奈說這是我來到這裡聽到的最多的話,白美女、李仲九、還有你,你們每個人都一樣!滾!莫奈闖入白美​​女的會長上任儀式被強行拉走,於賢急忙趕去找莫奈,為她披上衣服。載元問秀安莫奈受傷了嗎,秀安說心很受傷失去一切的莫奈回到家裡發現東西全被搬出,和父親合照的相框也被打碎,終於忍不住了,痛哭又不斷打自己。聽到哭聲的載元跑出來,內心OS“哭吧…”莫奈搬走了,離開了,把貓和鞦韆轉交給載元,載元發現空空的房子,無比失落 載元找彩京幫忙,彩京答應了,欲吻載元,最後還是沒下去口,說有個條件,你即使不來我身邊也不能去莫奈身邊…”白美女就是白美妍,由於李仲九開車追逐發生車禍爆炸麵目全毀後整容,她有意將車停在當時發生事故的地點,而李仲九似乎都忘了白美女說她要的不是CIEL…莫奈回到小木屋,載元找到了她,莫奈說呵呵我現在該回美國了嗎?載元回答你去我就和你一起去,我們忘了酒店忘了一切,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好嗎?莫奈拒絕了我們是彼此見面就會很累的人,你忘了嗎,我們吵架痛苦分離的時間比甜蜜多得多…”載元默默跟著莫奈 載元來找羅曼李,希望他能重新委任他為總經理,羅曼李不為所動,載元就一直在桑拿房裡等著,全身都是汗,襯衫濕透,紋身隱隱若現。羅曼李出來後剛好看見脫了衣服​​的載元身後的翅膀紋身,他感到十分混亂,他明明記得哥哥已經死了的載元偶遇化身客房服務員的莫奈END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

       白美女給莫奈和載元看了前會長留下的11本日記,但​​暫時還不能給莫奈看。載元來到警句探望仲九,仲九撕了親子鑑定書,堅持否認他是親生兒子。載元打電話給莫奈,兩個人在花園裡散步,莫奈說如果我說沒關係,如果我說那些過去我都可以忘記行嗎?載元搖了搖頭韓流Star柳朱民(趙潤宇飾)突然取消了公演,莫奈拜託彩京幫忙,並和白美女化裝潛伏在他身邊,白美女以他的緋聞要挾他,最終使得柳朱民回心轉意。仲九給莫奈看了自己和載元的親子鑑定書,費盡心思要離間莫奈和載元的關係。莫奈得知於賢的真實身份,非常失望,說極度討厭說謊的人。莫奈從仲九那得知了載元的身世秘密和他所隱藏的過去後,十分痛心,在海邊內心OS阿莫奈,車載元是從沒愛過你的人,是欺騙你和你父親的人,如果你再原諒他的話,你就不再是你父親的女兒了,車載元,我要殺了你於是開始對車載元冷言冷語極度冷漠載元發現了白美女的竊聽工具,通過竊聽工具和白美女對話,約定在餐廳見面。於賢來給莫奈道歉,莫奈氣不過踢了他一腳,似乎是消火啦。載元接到仲九電話得知他被釋放,十分生氣地找到莫奈,怪她不該答應讓他出來,莫奈說可那畢竟是你的父親啊…”莫奈質問載元,可是他卻無話可說,車內心OS:我該從哪裡開始說起呢?我一直以為會長是父親,又愛又恨,以為你是妹妹,卻愛上了你,把我弄成這樣的人是和我流著一樣血的人莫奈對載元說:我們再也不要見面了,你,被解雇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

   李仲九在演出上被暴露了自己殘忍的本性,在酒店遇莫奈,很生氣,並要舉起拐杖打她,莫奈卻說打她的話就是當眾暴露了自己,氣的李仲九轉身就走。李仲九收到一封信,他看了內容把紙揉成一團,卻猛然發現寄信人是白美姸。他去到位處效外一民房,看見門庭上的小騎馬頓時回憶起年輕時的白美姸和自已發生的種種。他深愛美姸但傷害也更深。載元想起鮮于賢在牧場對成會長的的大膽言行,再翻閱鮮于賢的資料,傳來問話,已然確認他是成會長之子,載元對鮮于賢說:'你還能可公然公開身份',賢卻不解載元玄外之音。仲九知道後在櫃枱前以禮相待,由此,暴露了鮮于賢真實身份,他一直待CL是為報答前阿會長救命之恩。仲九以載元名義發了短信給莫奈,莫奈看到立刻奔去,卻是副會長騙她到了一個滿屋雀鳥的房間裡。莫奈驚恐,害怕得蹲在地上無助大叫,這時載元亦來趕來,門卻被人鎖上了。二人被困,載元邊安撫邊教莫奈克服了對鳥的恐懼。不久,李仲九帶著人來,卻發現兩人已經逃脫,叫手下四處搜索,此時警察來到以非法貸款罪逮捕了仲九。仲九被抓一刻仍不放過載元,無論他是JADEN或車載元此生都離不開他,並威脅要供出他小時候殺人的事件。但是,良久後,載元含著淚凝視仲九,痛苦而艱難的從咀裡吐出『阿布支』(父親)三個字,這一喊令李仲九以為自己聽錯,以為車載元瘋了。李仲九不肯承認元是他兒子,也和阿成原無關係,載元自言自語地說:『誰也不是』。載元終於親手把李仲九拉下馬,李仲九下馬除李羅文順勢配合,載元兩位紅顏知宋彩京車秀安居功不少。白美女悠閒的彈著琴,羅文告知已她副會長被捕消息,白仍淡然姿態。木無表情,原來阿成原和白美姸曾經是戀人關係。白美姸愛著阿成原,但卻被李仲九侵犯且懷孕,她把自己藏起來偷偷生下了孩子。阿成原因一單交易出問題誤會白美姸背判了自己,他不聽白美姸解釋,狼心報警把她交給了警察。從此,白美姸恨阿成原,也恨玷污自己的李仲九。處心積累多年為了報仇,改名為白美女,潛伏 CL酒店,變身酒店訓練經理,意圖奪取CL酒店為最終目的。雖然以白美女的身份一直在CL工作,但阿成原和李仲九卻從來沒有認出她,亦因此白美女一步步進行她報仇計劃。李仲九被捕之後,白美女對自己的養子李羅文(志元)表示要奪取阿莫奈全部股份,而車載元是最大路障,必須也把他打垮。此時,白美女握著羅文的手對阿莫奈和載元公開李羅文是自己的兒子身份。二人皆感錯愕!李仲九雖然已經被捕,如比利害的惡魔會乘乘的坐以待弊?莫奈和載元又能否打敗白美女解除CL酒店危機?白美女(白美姸)又能否知道載元是其親兒呢?載元和羅文(志元)兄弟身份何時揭盇?劇情越來越精彩。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

   被載元帶回家的莫奈,在看到槍的那一刻受到了衝擊。顫抖著拿開遮擋自己雙眼的載元的手,莫奈跑出來,在門口遇到了李仲九。李仲九說了些難堪的說話,莫奈一氣之下拿出錄音筆,載元聽到他和仲九的對話錄音立刻創去摔在地上。李仲九不僅沒有驚慌,還供出載元也參與謀害前會長事件,即使法律上載元也逃不掉,坐牢也有人陪的。莫奈叫其閉嘴,但載元卻在承認了事實。李仲九火上加油,莫奈被激向李仲九吐了口水,李仲九將憤恨打在載元身上,再打揮棒之祭莫奈為載元擋了下來。仲九離去,莫奈想听載元解釋然而載元仍然冷漠保持默。並拿出手機予莫奈報警,莫奈說完後摔下手機轉身離去,但手機顯示的卻是空號。莫奈並無報警,回到家的莫奈抱著被自己摔壞的高達痛哭不止。另一邊的載元看著手槍,陷入在過去的回憶。李仲九帶他看那個被打死的黑幫出殯,李仲九半是恐嚇半利誘Jaden,Jaden哀求李也帶上志元一起走,李仲九拒絕了他。莫奈提議舉辦慈善聚歺活動,但引起了李仲九的反對。而載元卻以緩衝辦賭場負面影響藉此提升酒店形象。莫奈從車秀安聽聞鮮會長要和副會長簽約的消息,急忙趕往牧場,誰知這都是載元故意透露的消息,也是私底下交代她告訴莫奈一切動態的。利益至上牧場場主成會長自拒絕與莫奈簽約,而鮮于賢亦趕到牧場,莫奈希望以行動能令會長改變主意,鮮于賢亦加入,兩人在起愉快的干活。載元和李仲九亦到,雙立對恃,莫奈出價而載元有意抬價,最終雙方沒達成交易,其實是載元暗助莫奈令交易事敗。此時,李羅文意圖接近莫奈,白美女曾提醒她,李羅文有厚財力,於是提出合作提議。李仲九和載元彩排魔術表演,魔術師要求總經理嘗試著將刀平插入箱子內。但載元的惡作劇的表情把副會長嚇到,李仲九嚇得瞪大雙目。載元從車秀安匯報後後,趕往海密餐廳,見莫奈與李羅文密談,李羅文錯愣,正當載元為失態行為尷尬,彩京適時出現解圍同坐在旁桌聽兩人講話。載元跟踪李羅文再作出警告。白美女出現並支走李羅文,告載元小心李。白回到辦公室,李羅文巳在等候,二人商量進行下一步計劃。李仲九接自稱白美姸的信件。氣急敗壞。慈善表演晚會上,台上表現得到孩子們歡呼,但在休息室和載元的對話透過麥克被播放出來了。大庁上小朋友哭聲四起,仲九女多培和妻子尹智媛皆驚呀!母女二人失望離去。李仲九出到台前也聽到廣播感驚慌,他最怕在多培眼中失去慈父形象,心急追出去但滑倒在台上,此時載元在門後出現並露出了邪魅笑容,正好給莫奈看到。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

   李仲九對莫奈的不敬行為大表不滿, 要載元儘速處理, 因酒店發生太多不利傳聞, 載元要把酒店重新整頓,實行同事評估機制,這導致酒店職員間士氣低沉。此時,莫奈以會長身份為職員們和載元展開爭論。再一次, 載元想莫奈知難而退, 在員工面前數落她,莫奈盡失顏面。莫奈在家喝著悶酒,對著載元的貓咪自言自語。載元返家見已醉倒在後院的她, 載元看著心痛。李羅文為達目的接近莫奈,而載元對李羅文跟在莫奈身邊所帶來的微妙氣氛有不詳的預感, 心情複雜。莫奈和鮮宇賢到牧場, 莫奈和場主(鮮宇賢父親)洽談購地事宜, 但最終沒成功而退。莫奈和李羅文到場地巡視,巧遇仲九和載元, 此時,莫奈看到鴿子非常害怕, 載元知她很怕鳥,但他握緊權頭強忍著上前的衝動, 李羅文扶著差點暈去的莫奈。載元奈何睜著眼嚥口水。莫奈蹲在元家門前, 希望得到載元的解釋, 元仍冷漠相對, 奈纏著元不放想以求安慰,載元強忍推開莫奈的擁抱。白美女和李羅文在教堂禱告完筆後,回家途中遇上車禍,白美女受驚。次日, 白美女交了一錄音筆予莫奈, 莫奈聽吧才知道父親的真正死因。奈回想錄音內容,傷心不巳,痛哭流涕。李仲九生日,莫奈帶備紅酒盛裝而至, 仲九和載元沒料莫奈會出現,莫奈著載元開紅酒。未己,莫奈悄悄潛入仲九家中,載元尾隨聽到房內有打破東西的聲音, 此時, 仲九也入到屋內,載元忙把奈推開窗外, 仲九巳察覺有異,巳知莫奈仍在屋內, 作勢要打載元, 故作訓示載元後離去, 元速帶奈返家, 奈把元家中擺設亂翻亂丟, 卻給她看到櫃內一支手鎗,載元忙掩著她雙眼,可惜巳太遲, 載元回想年幼時的殺人凶器,莫奈宊然感到載元好陌生,好可怕。而載元原打算處理和副會長之間的事就可回到莫奈身邊, 如今,莫奈看到槍一刻,他巳感絕望。心想'我現在巳無地方可去了'。載元能否再得到莫奈的信任? 幕後的操控者白美女的真正目的何在? 副會長會否成功興建賭場?劇情高潮迭起..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

   莫奈對突然轉變的載元的模樣感到無所適從。酒店的理事們開始對莫奈的能力感到懷疑,並就一連串發生的事件向莫奈進行問責。此時美女卻為莫奈辯護。仲九計劃要把CL酒店變成第二個垃斯維加斯,引進賭場的計劃的宏大野心。載元為實現自己的計劃,向仲九委屈的做著各種迎合以博取信任。仲九見載元宊然在他家感意外,載元和多培相談甚歡,仲九見狀非常不悅,仲九妻和多培留載元晚膳,一頓飯看似歡樂融融,載元飯後卻感到反胃 ​​。另一邊,莫奈發現了載元似乎對自己隱瞞了什麽。一批群眾怒氣沖衝到酒店抗議,群眾莫奈扔雜物,載元見狀欲想上前護駕,督見仲九後止步,此時,鮮宇賢衝上前帶阿莫奈和車秀安離開。事後, ​​莫奈從秀安的面上猜到搞事者。彩京往找載元,希望能替他分擾,而載元心不在焉做飯時切到手指流血而不自知,彩京看著既驚且心疼。莫奈找載元,見他倆在喝酒聊天,要向載元問個明白,彩京了解的自行離去。莫奈和鮮宇賢想起花園的小船,二人再到小船翻尋不果,鮮宇賢想起載元比他早一步到,可懷疑載元巳取走證物。奈便去找元,但是載元卻既不承認也沒否認。載元親往機場接客,客人名為李羅文,賭場計劃的投資者。白美女悠然自得彈著琴,李羅文出現在白美女房間,李羅文喊了一聲''。原來李羅文是白美女的兒子。莫奈想到李仲九的惡行,在酒店外見仲九和載元二人,不由分說提著垃圾桶向仲九潑去,但載元卻上前替父親頂了,這一著,莫奈始料不及。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集權律與南多貞握手相視一笑

   權律與南多貞在路上行走,權律表示沒有南多貞自己也沒有未來並對南多貞表達思念之情。三個孩子來找南多貞和多貞父親。孩子們送了禮物給南多貞和多貞父親。多貞父親與孩子們愉快的玩樂。孩子們離開的時候碰到了前妻,我們認出了前妻但在前妻面前說自己沒有這樣的母親讓前妻難過的在大街上哭泣。多貞父親在被急救回之後發現自己活不了多久,在南多貞包裡尋找筆時意外打開南多貞的筆記本發現南多貞與權律契約結婚的事實。父親嚴厲指責了南多貞並且責怪都是自己的錯讓南多貞難過不已。姜秀浩醒來,姜仁浩與前妻都留下了欣喜與激動的淚水。多貞父親神智不清晰,南多貞推著父親去外面看沒有下的雪,兩人在交流中,多貞父親去世。我們和前妻相見,兩人均激動不已,迎來經過七年之後的擁抱。權律與朴俊基也冰釋前嫌,相約和好。權律最後一天在公館回憶與南多貞的點滴,南多貞與權律交流並表示如果有緣到時再見。自己要去進行旅行。權律離開公館,徐慧珠也開始開展自己的新事業。一年後,南多貞在父親祭日那天回來並且帶來了自己的出版童話書。徐慧珠已經是無黨派議員。權律與朴俊基和好如初。朴俊基與自己的妻子生養了自己的孩子。在姜仁浩的安排下,南多貞與權律進行了見面兩人感慨萬千。最後兩人握手相視一笑。一切從頭開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集權律辭職重新開始

   權律在追到南多貞後將她帶走並且進行了談話,南多貞雖然內心哀傷但還是對權律說出了狠心的話想讓權律放手,最後南多貞獨自離去,權律原地憂傷。權律指責姜仁浩最後一個讓他知道真相,徐慧珠指責南多貞不應將真相告訴權律。兩人神傷並且看著對戒思念對方。南多貞住在父親病房中,父親懷疑權律與南多貞吵架,這時權律出現,一番解釋讓父親寬慰。權律與南多貞坐下交流,權律表示希望南多貞不要離開他但是南多貞卻表示不會再回到權律身邊。前妻與權律見面。前妻表示雖然對不起權律但是還是希望做三個孩子的媽媽,權律表示可以做媽媽但是不可以做妻子。南多貞與權律見面。南多貞發現權律有心事權律表示沒有並且對南多貞表達了思念。兩人一同坐車回家,權律靠在南多貞的肩頭睡著了,南多貞看著權律的睡顏微笑但最後還是先行回到醫院。朴俊基與權律見面要求前妻回到自己的位置但權律只答應讓前妻做回母親。這一事實被門外的我們聽到,我們震驚。權律與我們交談讓他見媽媽,我們卻憤怒的表示沒有這樣的母親。權律與南多貞在醫院會面。南多貞的一番解答讓權律豁然開朗準備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但南多貞還是表示要與權律分手。權律離開,南多貞追​​上卻沒有說一句話。權律辭掉總理職務並且準備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辭職後的權律在大街上游盪,南多貞接到徐慧珠的電話知道了權律辭職的消息並著急的去找權律,最後兩人在曾經走過的路上見面。權律問南多貞沒有自己是否活得下去。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集權律總理地位不保

   權律與南多貞相約在教堂見面.權律拿出戒指想對南多貞求婚。但南多貞一臉難過走進來並且哭倒在權律懷中,權律震驚,手中的戒指也掉落在地上。權律安慰並理解了南多貞。相談甚歡之後兩人開始尋找剛剛掉落的戒指。南多貞找到了戒指但對權律撒謊說沒有找到並且自己藏好了戒指。權律來到青瓦台與總統談話。權律堅持對明心集團進行搜查但總統不同意並且表示不要讓自己為難。而後與朴俊基商討如何換掉總理權律。南多貞與姜仁浩在咖啡館見面。南多貞提出要見前妻一面但姜仁浩執意拒絕並提出拒絕理由。但南多貞的解釋讓姜仁浩無法拒絕南多貞的請求並露出了哀傷的情緒。南多貞在總理公館前遠望權律,在接到權律電話後卻撒謊自己與朋友外出遊玩,最後被權律發現。兩人而後去路邊攤小坐談心,南多貞表示與權律沒有共同的回憶讓權律深思。權律與南多貞在路上行走,權律表示要一步一步走向南多貞,讓想要離開權律的南多貞又難過又感動。徐慧珠發現朴俊基似乎在隱藏一份文件,於是在下班之後又回到朴俊基辦公室想查看文件的內容,最終被朴俊基發現,兩人經過爭執徐慧珠為了保全權律的總理地位告訴了朴俊基前妻還活著的事實。南多貞在姜仁浩的安排之下與前妻見面,前妻認為南多貞是希望自己不再與總理和孩子有所接觸但南多貞勸說前妻回到自己的位置,做三個孩子的媽媽。之後姜仁浩安慰南多貞,南多貞流淚露出哀傷的情緒。總理與南多貞互送禮物氣氛曖昧,但南多貞之後問權律是否願意知道真相並且告訴權律滿天星的傳說。在傳說訴說的背景之下,南多貞安排了權律與前妻的見面,兩人震驚。南多貞與孩子道別並離開公館,權律在接到我們電話之後知道南多貞離開了自己,馬上去追南多貞,終於在南多貞父親的醫院前追到南多貞。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集權律妻子依然健在

   權律向南多貞表達愛意,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會愛上她,驚喜之下流下了感動的眼淚,權律深情的注視著南多貞,發誓會好好愛南多貞一輩子,兩人在房中交談的時候權萬歲推門走了進來。權律見小兒子忽然走進房間,難堪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權萬歲來到南多貞的身邊,責怪南多貞不回房陪他睡覺,說完話權萬歲扭頭看到父親的床鋪上有二個枕頭,立即意識到了南多貞打算與父親一起睡覺。南多貞見權萬歲胡言亂語,情急之下連哄帶騙將權萬歲拉出房間。權律的妻子樸娜英並沒有死去,為了見權律一面,樸娜英來到公館外面徘徊,公館女負責人見樸娜英神色異常,警疑之下上前盤問,樸娜英慌亂之下趕緊離開了公館。事後權律來公館工作,一名安保人員向權律透露之前有個女人來公館徘徊,權律並不知道保安口中的女人就是妻子樸娜英,與保安談完話之後向工作地點趕去。朴俊基打算安排徐慧珠與妻子一起共事,樸夫人得知朴俊基的安排,情急之下來到朴俊基面前提出異議,雖然樸夫人不肯與徐慧珠共事,但朴俊基依然堅持錄用徐慧珠。樸娜英坐在房中想起了與姜仁浩見面的情景,姜仁浩帶病打電話給樸娜英,與朴娜英在餐廳見面,樸娜英面對姜仁浩將當年發生的事情真相說了一遍,當年樸娜英拋家棄子與姜仁浩的哥哥姜秀浩私奔,姜秀浩開車送了樸娜英一段路,忽然改變主意勸說樸娜英回家,樸娜英沒有料到姜秀浩會改變私變計劃,悲痛之下在車中大喊大叫,姜秀浩在勸說樸娜英的時候失誤駕駛汽車衝下了山坡。南多貞得知姜仁浩生病,專程抽空去姜家探視姜仁浩,事後南多貞回到家中與權律見面,將探視姜仁浩的經過說了一遍,權律非常關心姜仁浩的情況,總覺得姜仁浩生病請假是不尋常的事情。南多貞談完了姜仁浩的事情,暗示權律應該吃醋生氣,權律回過神來配合南多貞,數落南多貞隻身一人上姜仁浩家中探訪,雖然權律是逼不得已演戲,南多貞聽在耳中卻是受用之極。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集權律愛上南多貞

   南多貞向權律表達愛意,權律驚訝的看著南多貞,認為南多貞是在開玩笑,南多貞一本正經看著權律再次表達愛意,權律見南多貞的神色非常嚴肅,半信半疑中站在當場看著看南多貞。第二天權律與孩子們吃早餐,權國家發現情況不對,總覺​​得你們權律與南多貞似呼吵過架,最小的權萬歲索性直接詢問權律是否與南多貞吵過架,權律沒有料到孩子們心思縝密,驚訝之下否認了與南多貞吵過架。坐在一邊的南多貞也擠出笑臉看著孩子們,一再聲明沒有與權律吵過架,最大的權我們不相信南多貞的話,提醒兩個大人以後吵架最好提前明示。在三個小孩的注視中,權律只覺有些難堪,隨後起身謊稱已經吃飽飯,南多貞見權律離去,趕緊起身跟著權律來到客廳的過道上,權律見南多貞出來止住了前進的步子,南多貞來到權律身邊只覺有千言萬語想說,但一時之間又不知從何開口,權律沒有心情與南多貞交談,提醒南多貞收拾物品去政府工作。權律帶著南多貞來到了大學時候的圖書館,兩人在圖書館聊了幾句話已是吃飯時間,權律帶著南多貞來到大學食堂吃飯,在吃飯過程中權律透露自己以前讀書一直拿第一名,南多貞不太相信權律的話,認為權律是在吹牛。權律忽然一本正經看著南多貞,希望南多貞能透露初戀發生的經過,南多貞一聽權律提起初戀,遲疑片刻半開玩笑透露在幼兒園時代認識一個小男生,當時小男生許下諾言要娶南多貞為妻,結果後來小男生搬家失去了音訊。談完了小男生南多貞接著談起了小學四年級的戀情,當時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帥哥深受女生喜歡,結果該名帥哥卻喜歡上了南多貞。權律聽完南多貞講述的所謂初戀經過,哭笑不得之下提醒南多貞不要曲解初戀的含義,所謂初戀是兩個人有一起相愛,南多貞講述的經歷頂多是單戀。南多貞見權律認真嚴肅想知道她的初戀,無奈之下只得開口打算將初戀的事情說出來,話到嘴邊南多貞猛然回過神來,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向權律講述初戀的事情。權律在一處沿海地區辦工,南多貞將三個孩子帶到沿海地區,趁著權律休息的時候來到房中與權律相見,權律見南多貞不請自來有些驚訝,南多貞露出笑容透露孩子們在公館待得太久,因此她帶著孩子們來海邊遊玩散心。權律去開會的時候南多貞帶著三個孩子來到海邊的沙灘玩耍,正當南多貞站在一邊看著三個孩子玩耍的時候,姜仁浩從一邊走了過來,南多貞一見姜仁浩來到立即驚訝的詢問姜仁浩為何不去參加會議,姜仁浩苦笑著自我解嘲,認為自己是低級職員不能參加高層的會議。深夜,南多貞與權律在一處過道上聊天,南多貞已經知道了權律的感情往事,她勸說權律不要活在過去,應該大膽地向前走,一想到權律依然對死去的妻子充滿愧疚,南多貞立即指出權律沒有害死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之所以死完全是天注定,跟任何人沒有一點關係,將心中想法說完之後,南多貞從權律身邊走了過去,慢慢地走進了一幢商場裡面。權律站在過道上沉默不語,心中已是百轉千迴。南多貞在屋中教三個孩子彈鋼琴,三個孩子坐在鋼琴旁邊胡亂彈琴,最小的權萬歲故意胡亂摁鋼琴鍵,在孩子們的笑聲中,有人打電話給南多貞,南多貞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姜仁浩打來的電話。姜仁浩將南多貞約到戶外見面,待南多貞來到戶外,姜仁浩一聲不吭忽然上前摟住了南多貞,南多貞沒有料到姜仁浩會摟她,驚訝之下站在當場說不出話來。姜仁浩摟抱完南多貞臉上的神色愈發悲痛,本來南多貞以為姜仁浩會說出一些機秘信息的時候,姜仁浩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開口說了幾外字忽然離開了南多貞。權律在屋中大膽向南多貞表白,透露已經情不自禁愛上了南多貞,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會愛上她,驚喜之下站在當場深情的看著權律,權律表白完畢握住了南多貞的手,當場發誓一輩子會緊緊握住南多貞的手,南多貞感受著權律溫暖有力的大手,感動之下雙眼露出幸福的神色,含帶著喜悅的笑容注視著權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集權律遇襲住院

   權律遇襲被姜仁浩和南多貞緊急送往醫院,幾名醫生將權律抬到病床上向手術室方向趕去,南多貞非常擔心權律的情況,一路跟隨一邊呼喊權律,權律處於昏迷狀態中,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幾名醫生將權律拉到了手術室外面,南多貞依然依依不捨不忍離開權律,直到醫生提醒南多貞要替權律做手術,南多貞才離開權律讓醫生推著權律進入手術室。權律被推入手術室開始進行手術,醫生替他戴上了氧氣罩以及其它搶救儀器,權律在手術室接受搶險的時候,徐慧珠氣喘吁籲聞訊趕到了醫院。權律做完手術依然處於昏迷狀態中,姜仁浩帶來了食物勸說南多貞食用,南多貞因為權律沒有甦醒心情非常差,姜仁浩非常理解南多貞的心情,關愛之下笑稱自己是南多貞的守護天使,分享者影視,因此南多貞必須要按照守護天使的要求進食。雖然姜仁浩努力安慰開導南多貞,南多貞卻依然沒有胃口進食,姜仁浩沒有氣餒提醒南多貞吃了飯才有力量照顧權律,在他的勸說下,南多貞終於願意進食。進食完畢南多貞來到了權律的病房中,權律依然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南多貞擔憂之下坐到病床旁邊自言自語,由於權律沒有甦醒過來,南多貞毫無遮掩將內心的一些真實想法說了出來。數日過後在醫生的精心治病下權律傷勢癒合醒轉過來,南多貞來病房探視的時候,權律正在與孩子通電話,南多貞見權律精神良好,欣慰之下坐到病床旁邊,透露權律的孩子都非常擔心權律的情況。權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透露南多貞之前在他昏迷的時候自語稱有話想說,南多貞一聽權律記起當初的事情,心中一緊否認了權律的猜測,權律受到否認不太甘心,依然堅持當初昏迷的時候南多貞就坐在病床前自語稱有話想說,南多貞見權律揪住之前的事情不放手,心生一計提醒權律應該放屁,權律一聽南多貞提起放屁,驚訝之下不知南多貞葫蘆裡面賣什麼藥。南多貞見轉移了權律的注意力,立即提起做手術的人甦醒過後必須放屁,如此方能正常進食飲水,權律對南多貞的話哭笑不得,認為放屁的事情不能強求只能隨意,南多貞正愁沒有機會逃走,趁機提醒權律趕緊放屁,說完話她起身離開病房以便讓權律有空間放屁。權律無法想明白南多貞為何忽然提起放屁的事情,一見南多貞離去,權律一臉狐疑坐在床上若有所思。權律出院之後與南多貞和孩子們到遊樂場玩耍,權國家在玩耍過程中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權萬歲見權國家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欣喜之下與南多貞走出了遊樂場,趁著父親權律站在遊樂場外面,權萬歲透露姐姐權國家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權律不聽則已,一聽之下有些驚訝的看著南多貞,南多貞並沒有露出過多的驚喜,而是露出微笑看著權律。權律與徐慧珠來到大學母校散步,看著母校寬廣的操場,權律感概之下與徐慧珠談起以前讀書的事情,當初徐慧珠上初二的時候非常調皮,徐慧珠雖然調皮卻在某次被權律搭救。徐慧珠與權律從母校歸來遞交了辭職信,權律無法接受徐慧珠辭職的行為,感傷之下深夜與南多貞見面,分享者影視,將徐慧珠辭職的事情說了出來,一想到跟隨自己二十多年的得力助手徐慧珠辭職,權律傷感的看著南多貞,心中非常擔心南多貞在某天也會像徐慧珠那樣離去。為了化解心中擔憂,權律深情的看著南多貞,提醒南多貞如果打算離去必須提前告知,以免遭受突如其來的離別打擊,南多貞見權律心情失落,一臉深情看著權律,開口表明心中想法,透露自己已經喜歡上了權律。權律沒有料到南多貞會表白,驚訝之下睜大眼睛看著南多貞,提醒南多貞不要開玩笑,南多貞一本正經看著權律,深情地再次重複確實已經喜歡上了權律,權律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南多貞,一想到當初兩人是合約結婚並非真情實意結婚,權律半信半疑看著南多貞,依然無法接受南多貞表白的行為,在權律的目光注視下,南多貞沒有再說一句話,而是一往情深地註視著權律,兩人相隔一米註視著對方久久沒有開口說話。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集南多貞父親離開醫院下落不明

   權律帶著南多貞在餐廳中用餐,用完餐上台唱了一首歌曲,南多貞驚嘆於權律動聽的歌聲,離開餐廳誇讚權律唱歌非常好聽權律說可以答應南多貞願望,南多貞說了不寫日誌和讓總理保持髮型兩個,權律都非常爽快地答應了,這讓南多貞十分吃驚。南多貞的第三個願望是讓大兒子權我們學音樂,總理說會考慮。而總理要對南多貞說的話竟是讓她搬出公館,離開權律和孩子。姜仁浩來到醫院看望大哥,當年大哥與一名有夫之婦有染,由於一時大意被女方的丈夫欺騙,姜仁浩大哥開車發生危險受傷住院,回想完大哥被送進醫院的情景,姜仁浩難以自持之下失聲痛哭。徐慧珠與權律見面,希望以後可以抽出時間照顧權律的三個孩子,權律沒有接受徐慧珠的提議,勸說徐慧珠應該將重心放到工作上,徐慧珠見權律排擠她,心中立即想起了南多貞,一想到權律平時總是接受南多貞的幫助,徐慧珠悲憤之下認為權律不公平對待她。南多貞來到醫院陪著姜仁浩看望姜大哥,探視完畢南多貞與姜仁浩離開醫院,意外發現父親失踪不見,情急之下南多貞來到權律身邊,將父親失踪的事情說出來,權律一聽南父失踪趕緊派出各個崗位的人員出外搜尋。南多貞心急如焚非常擔心父親,一想到父親出走的時節正是冰冷的冬夜,南多貞不由擔心起父親的狀況來,非常害怕父親會被凍死,權律雖然也非常焦急,但比南多貞鎮靜很多,眼見南多貞心思慌亂急得團團轉,權律提醒南多貞應該打電話給父親。由於南多貞處於悲痛焦急中,權律主動拿起手機打算打電話給南父,結果手機屏氣凝神顯示南父曾經打過電話進來,權律看清手機上的未接來電趕緊回拔過去,南父就坐在一處公車站台下面,一聽口袋中傳出來電鈴聲,南父掏出手機看清了是權律來電,心中得意之下故意不接電話,存心要讓權律著急。姜仁浩開處外出四處尋找南父,與一些相關人員通完電話,他在心中祈禱南父不要遇到什麼危險,剛剛接完了一個電話,有人打來電話給姜仁浩,透露國會大門口出現了南父親,姜仁浩驚喜之下趕緊開車向國會大門趕去。南父來到國會大門想見女兒南多貞,兩名守衛就是不放行,勸說南父趕緊離去,南父不依不撓向兩名守衛透露身份,聲稱是韓國總理的岳父,由於兩個守衛不相信他的話,他佯裝要離去,趁著兩個守衛不注意忽然又來里面衝。姜仁浩開車來到國會門口,下車看清了門外的人是南父,緊崩的神精神立即鬆弛下來,在姜仁浩的帶領下,南父終於與南多貞見面。南多貞見父親平安無事被找到,欣喜之下數落父親亂跑,南父無心與女兒談話,目光移到權律身上,提出要跟權律交談,權律不敢拒絕南父的要求,趕緊點頭將南父領到辦公室坐下。南父在權律家中暫住,南多貞帶著權律的兩個小孩子來到教堂聽歌曲,姜仁浩也來到了教堂中,就坐在南多貞後排的位置,南多貞見姜仁浩出現,驚喜之下與姜仁浩搭訕。南父在權律家中住了幾天準備離去,離去之時他專程掏出幾張鈔票送給權律的三個兒子,三個小孩接過南父贈送的鈔票,站成一排目送南父離去。權律與姜仁浩以及徐慧珠談論調查某個公司的事情,一想到外界一直在反對政府調查該公司,權律面色堅定堅持一定要調查個水落石出。記者們來到政府大門外面採訪權律,權律當著所有人的面保證一定會還天下一個公正,南多貞就站在一邊傾聽,權律向記者們表完態,扭頭向南多貞看了過去,兩人會心對視相繼露出笑容。記者們被權律的態度感動,紛紛帶頭鼓掌以示支持權律,站在人群中的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慢慢向權律靠了過去,趁著權律不防備的時候掏出匕首在權律腹部扎了一下,權律立即感覺到了被利器扎破身體的劇痛感,驚駭之下不由自主跌倒在地上,襲擊者見權律倒地,轉身撒腿逃離了人群,幾個警衛見有人逃跑,立即拔腿緊緊追了出去。南多貞已經發現權律遇襲,驚駭中快步來到權律身邊蹲下,權律由於疼痛慢慢昏厥過去,南多貞抬起放在權律身上的手掌一看,赫然發現手掌沾上了血紅的鮮血。一想到權律隨時有可能死去,南多貞急得大聲呼喊權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