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

2013年韓國KBS 2TV月火劇《鯊魚》,是繼《復活》和《魔王》後樸燦弘導演和金智友編劇的新復仇迷你連續劇,由孫藝珍 慶秀珍 金南佶 延俊錫主演,講述為了替家族復仇對心愛女人拔刀相向的男人,與因為初戀搖擺不定而陷入絕望和痛苦的女人之間所展開的悲戀故事。劇名《鯊魚》是在比喻男主角就像鯊魚一樣,必須不停地游動才能存活。。。。

 

鯊魚第1集劇情

飛機上,韓伊樹回想著當年和趙海友的對話......

韓伊樹:鯊魚,鯊魚沒有魚鰾。

趙海友:那...怎么生存?

韓伊樹:為了活下去要不停游動,因為停下來就會死,連睡覺都必須游動,鯊魚才能活下來。

趙海友:活的真夠累的。

韓伊樹:但是海裡鯊魚是最強的。

趙海友:所以你喜歡鯊魚嗎?因為鯊魚很強。

韓伊樹:不是,是因為它可憐,感覺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會喜歡它。

趙海友:如果我消失了,你會怎麼辦?

韓伊樹:會去找你。

趙海友:萬一找不到呢?

韓伊樹:會的,一定會找到。

趙海友:你要怎樣找?怎麼才能找到。

趙海友穿著美麗的婚紗準備結婚了,朋友們都誇她很漂亮,很羨慕她,韓伊樹下飛機準備來找趙海友,韓伊樹來到酒店,看到了趙海友的未婚夫,突然一個女孩兒跑過來,韓伊樹馬上扭頭躲開,在這個女孩去的方向,韓伊樹看到了當年的初戀趙海友,穿著美麗的婚紗。突然,趙海友也在人群中發現了韓伊樹,兩人對視著,看了好久。

趙海友想起當年問韓伊樹怎麼找她,當時韓伊樹說到死也要找到你。趙海友發現韓伊樹不見了,起身去找他,還想起當年韓伊樹說找到你之前我是不可能先死的。

韓伊樹難過、傷心到幾乎崩潰的走出酒店,他想到了爸爸死時的畫面,又回頭看了看趙海友,告訴自己,走吧,不要回頭,一切準備就緒,時機到了。

12年前,韓伊樹和朋友一起吃飯,發現了在同一個飯店的趙海友,這時,進來兩個穿黑西裝的人,他們都開始跑。韓伊樹和趙海友躲到了一個地方,趙海友問他幹嘛跑,韓伊樹反問她,她說,我離家出走了,並問他你肚子不餓嗎?他們一起去吃飯。兩人互相認識了,這時,那兩個穿西裝的人又追了過來,趙海友跑了。

趙海友和丈夫喝酒一同慶祝今天結婚,朋友們都起哄再來一杯,金東秀站起來說,這是他今天最悲傷的一天,因為趙海友是她的初戀,但是依然慶祝你們的婚禮,趙海友這時離開了,和妹妹一起聊著今天的事情。

趙海友走到外面看看月亮,突然看到韓伊樹也在看月亮,趙海友準備離開,韓伊樹說:恭喜你結婚,趙海友回頭看著他,問他是否參加今天的婚禮了?是不是認識俊榮哥哥,他說,來韓國的第一天,在我居住的酒店舉行婚禮,感覺像是帶給我幸運。趙海友問他是不是海外僑胞,韓伊樹走過來和她握手,說:我是吉村準,韓國名字是金準。他想到了中學時到新班報導時的自我介紹,並和金東秀是同桌,和趙海友同班。那時候他還幫助趙海友打架,因為打架也認識了吳俊榮。還想起了小時候的妹妹伊賢,那時候他和妹妹、爸爸看到了趙海友的爸爸媽媽因為傳出了緋聞吵架。趙海友因此離家出走,他跟著趙海友怕他出事。趙海友去找和爸爸傳出緋聞的新聞主持人理論,趙海友的話把那個新聞主持人氣的差點舉手打她,韓伊樹攔了下來,把趙海友帶走了,路上趙海友說腳疼,韓伊樹讓她坐到椅子上,用自己的手帕包住了她的腳,並讓她拉著他的胳膊走。路上,趙海友問他是不是韓師傅的兒子,並給他說今天是她的生日,並讓他明年送她生日禮物。

在趙海友家裡,爺爺問韓伊樹有什麼夢想,韓伊樹說:賺錢,爺爺又問賺錢幹什麼,韓伊樹猶豫了一會說,賺錢用在爸爸和伊賢身上,並且要賺乾淨的錢,爺爺說以後我們是一家人,不要見外。趙海友爸爸很不耐煩的樣子聽著。韓伊樹和韓師傅走後,爺爺憤怒的呵斥著爸爸傳出緋聞的事情。

學校裡,韓伊樹用功的看書,趙海友找他說我們做朋友吧,韓伊樹說不和吊兒郎當的人做朋友,趙海友說學習沒意思,韓伊樹說不能因為家人而毀了自己,兩人吵了起來。

趙海友家裡,爸爸問海友在哪裡,保姆說在伊樹家裡學習,爸爸生氣的和媽媽吵了起來,爺爺這時過來問他們吵什麼,爸爸說海友和伊樹走的太近,爺爺說因為伊樹,海友開朗了許多,有機會還要他們一起留學。

學校裡,吳俊榮在操場碰見韓伊樹,讓他跟著他混,兩人還比起了摔跤,然後成了好朋友,晚上,海友和伊樹說俊榮有個弟弟俊烈,因為酒駕喪生。她和俊榮從小一起長大並一起旅行。她說她選了專業並準備去美術學院學畫畫,以後很少有機會見到他,她準備告訴伊樹她的秘密場所。

報紙上又傳出了爸爸的緋聞,爺爺非常憤怒,在事情沒有處理好之間,不讓爸爸回公司上班,還扇了爸爸一耳光。家裡,媽媽生氣的離家出走了。韓伊樹在學校找不到趙海友,俊榮告訴他海友可能會在的地方,伊樹去找她,找了很長時間,終於在河邊找到她,海友回過頭高興的看著他。伊樹勸海友說媽媽會回來的,海友說很久之間她就知道媽媽會離開。伊樹勸她不要因為不能做的事情而難過,在這裡看星星,應該很漂亮。

海友拿起相機給伊樹錄像,並跟他說第一次來到我的秘密場所要留念,並問他世界上最喜歡的是什麼?伊樹說:鯊魚.....又回到了開始伊樹回想的畫面。下雨了,他們手拉著手跑著離開了。他們在樹下躲雨,伊樹拿起手帕給海友擦臉上的雨水,海友深情地望著他,伊樹吻了她的額頭。

鯊魚第2集劇情

韓伊樹和朴司機打電話說他和海友在別墅,她剛剛睡著,等她醒來就帶她回去。韓伊樹給海友蓋上毯子,靜靜的看著她,一會也睡著了。忽然進來兩個人把韓伊樹帶走了。

吉村純一郎去見海友的爺爺,爺爺寒暄了幾句,吉村純一郎問他不記得我了嗎?爺爺說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吉村純一郎說您還記得金允植嗎?爺爺很吃驚,他說金允植是他父親。海友的爸爸喝醉酒回來,剛好看到韓伊樹和海友被帶了回來。爺爺說吉村純一郎的酒店很成功。

家裡,海友的父親打了伊樹,海友過來攔住說伊樹沒有做該打的事情,這時伊樹的父親過來,保姆也說這裡有客人,但是爸爸還是在說伊樹以後要和海友在一起決不饒他,一開始就對他不滿意,伊樹非常氣憤的說和海友並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情,社長為什麼這樣說我,父親過來勸阻,社長還是說明天捲鋪蓋走人,還說需不需要搬家的錢,伊樹馮家生氣,說那點錢我會給你,但是還是會繼續和海友見面,海友是他的朋友,見不見面是他的事情。社長要拿起檯燈打他,爺爺這時過來攔住,說不知道這裡有客人嗎?海友的爸爸上樓了,讓海友也走了,伊樹也離開。

吉村純一郎去找伊樹,說聽會長提起過你,像親孫子一樣疼愛,還給他說所謂人要互相信任,要理解爸爸,這是爸爸保護你的方式,他給伊樹介紹了自己的名字還說他們一定會見面。

伊樹的妹妹秀賢說要買筆,伊樹走過來說他去買,但是爸爸說正好想去吹吹風我去買吧。

海友家又來了一個人——江希珠。他給爺爺說你說你不認識千英寶,很失望,還以為他會記得,他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令爺爺既驚訝又恐懼,他說哪怕犯下天大的錯誤反而活的更好的人們,怎麼能是清白的世界呢?真相只有您本人知道。

伊樹爸爸買筆回來讓他先睡,不要等他,還給他說了對不起,說明明知道你沒錯也沒站到你那邊,伊樹跟爸爸說開車小心,爸爸走了。

伊樹爸爸開車把江希珠送走,江希珠問他跟趙會長手下乾多久了,還說覺得趙尚國會長優秀嗎?伊樹爸爸做了肯定的回答,但是江希珠卻說騙子也分很多種令他很驚訝。

伊樹回想著海友爸爸打他的那一幕,這時海友走了過來跟他說對不起,他們一同坐在那裡看星星,伊樹說北斗星因為一直在那不動所以是路人的指路星。伊樹爸爸把江希珠送到家,卻發現江希珠的檔案袋忘在了車上,那個人來到家也發現了袋子不見了,急忙回去找,這時,伊樹爸爸已經把它送了回來,那個人說我們以前見過吧,很面熟,說那個影子就是你,我在夢裡經常夢到,那個人就是你,伊樹爸爸很害怕的表情看著他。伊樹和爸爸打電話卻沒有接。海友的爸爸因為喝酒開車撞了人。很害怕,走出去看看又開車走了,但是手錶卻掉在了地上,旁邊一樓上的一個小孩看到了這一幕。

伊樹父親好像回想起了以前發生的恐怖的事情,很害怕,開車回去的路上在回想著他把江希珠殺了,並打電話告訴了趙會長。

伊樹看到海友的爸爸醉醺醺急慌慌的回到了家,一旁一直有人在看著。海友爸爸回到家發現手錶不見了,這時警察已經在車禍現場發現了手錶背面還有紀念株伽耶酒店集團成立30週年紀念的字樣,警察打電話告訴了檢察官吳炫植,說這件事情和趙尚國會長有關,吳炫植去找趙尚國,但是趙尚國卻說按規定處理,為國家做事的人不能太委屈他。

伊樹的爸爸開車回到家,表情慌張,他看了檔案袋裡的內容,神色很驚訝。這時,會長(趙尚國)給他打電話把他叫過去,他把檔案袋鎖好去見他,會長說人活著難免會遇到困難,不要再為過去的錯誤自責,關鍵是如何度過現在的困難,伊樹爸爸說要去自首,會長說要和他做交易,為了伊樹和伊賢,相信他會做出正確的選擇。伊樹爸爸讓給他半天時間,他要去見一個人,會長答應了。會長問那個檔案袋還在不在他手裡,伊樹爸爸說已經處理掉了,還​​問他有沒有看裡面的內容,伊樹爸爸沉默,會長說看來是看了,伊樹爸爸說他不相信裡面的內容,很尊重他,而且不會追究,還說知道他對他恩重如山。

伊樹爸爸回到家,看到伊樹給他準備了酒菜,兩人坐那聊了起來,爸爸說正好要喝一杯,今天休假,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伊樹問是誰?他說世界上很多大事都是平靜的發生,你媽媽得癌症的時候也是,都是因為他,他卻什麼也不知道,還想起了媽媽臨終前說的話,他說著說著哭了。

海友爸爸在和趙會長承認錯誤,還說會給韓司機買個房子,會長生氣的打了海友爸爸。

警察來找伊樹,把昨天車禍的事情告訴了伊樹,說他爸爸說要來自首的,伊樹說絕對不可能是爸爸,爸爸不是那樣的人,還問是不是爸爸親口說的,警察說是的,是事實,要他勸爸爸早點去自首對他有好處,秀賢在一旁也聽見了,警察走時說處理進口車的事情。伊樹聽見了,追過去問警察說事故車輛是不是進口車,爸爸昨天開的會長的車,會長的車是國產車,警察卻說司機不一定就開一輛車。伊樹說昨天那輛車是社長的車,他看到社長開那個車回來,警察卻反駁說不要為了爸爸隨便找替罪羊。

警察發現了江希珠的屍體,在現場沒有發現任何手紋和痕跡。伊樹的爸爸給趙會長打電話說他做了錯誤的選擇,就算騙的了別人也騙不了自己的良心,決定去自首像警察坦白一切,會長說憑你的秉性一定會這樣做的。伊樹爸爸又給伊樹打電話說今天要去贖罪,以後會當年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伊樹問爸爸在哪裡,要和他見面,爸爸卻說讓他照顧好伊賢。伊樹衝了出去找爸爸。

警察來找趙會長問江希珠的事情,還想見司機,趙會長推脫說他休息了。伊樹爸爸站在公路邊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想去自首,綠燈亮了他過馬路,可是卻被對面走過來的路人扎了腿部,倒在了地上,死亡。

伊樹和朋友們一起來到湖邊,海友在一旁傷心的看著,伊樹拿著骨灰像湖里灑著,卻走到了湖中想自殺,被朋友們拉住。回到家裡,秀賢告訴伊樹,這個盒子是警察拿過來的,伊樹看著裡面爸爸留下的東西,有錢包,還有煙,哭了起來,秀賢問哥哥爸爸不是不抽煙嗎?伊樹拿著煙到一旁哭,很傷心。

兩位警察說初步認定是用注射器注射毒藥,從注射到心臟衰竭沒用多長時間,還說是個職業殺手,一個警察還懷疑交通肇事人不是韓司機。他說很多地方很可疑,另一位警察不要讓他多疑。

趙會長和趙社長都在勸伊樹不要傷心,伊樹說他不會忘記,爸爸無緣無故被謀殺連嫌疑人都沒有,還說爸爸被陷害,他說著用分度的眼神看著趙社長(海友爸爸),伊說他會馬上搬走,趙會長讓他有需要就去找他,可是趙社長卻說他狂妄自大,讓他不要浪費時間,要好好學習,伊樹非常憤怒,說以後再也不會被人威脅或者無視了,一旁的海友聽得一清二楚。

伊樹在當晚的車禍現場掛了一個條幅,上面寫著尋找目擊證人,吳俊榮過來幫忙,他們互相笑了笑,一旁樓上的小孩也看到了這一幕。

一天,那個小孩的爺爺帶著他去告訴伊樹說他孫子說了奇怪的話,小孩說他看到了,一說到警察局說不是爸爸,有人看到,而且掉了一個手錶,那時候爸爸的手錶在家裡,警察反駁說在現場調查過了沒有手錶,而且不要相信7歲小孩的話,7歲小孩的話不能作為證據,調查已經結束了,伊樹再解釋也沒用,警察還是不聽他說的話,伊樹氣的打了那個警察。

秀賢在家裡寫作業,還放著爸爸送給他的音樂盒。音樂盒不響了,秀賢拆開看,裡面卻有一把鑰匙。

鯊魚第3集劇情

伊樹因為和鄭滿哲警官發生衝突被關了起來,伊賢發現了鑰匙,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時趙會長讓她和他們一起吃飯,伊賢把鑰​​匙裝進了口袋。

一個警官也懷疑肇事逃逸者不是伊樹的爸爸,他和伊樹商量要他說出真相,幫助他找出真相,伊樹說不再相信警察,他要自己找出真相。海友來警察局讓他們放了伊樹。

那個警官拿出江希珠的照片讓伊樹看,問他認不認識,伊樹很驚訝,但是他並不認識,警官說父親的死也許和這個人有關。伊樹被放了出來,海友在外面等他,他們一起在路上走著,伊樹又想到了海友爸爸喝醉酒回家的那天,還想起她爸爸帶的手錶的樣子,他問海友有沒有見過那塊手錶,海友說沒有註意爸爸的手錶什麼樣子。

伊賢和趙會長一起開心的吃飯,但是卻不知道自己家裡有人在搜查著某​​樣東西。

海友帶伊樹來到一家書店,讓他和自己一起等一本書,伊樹不願意等,兩人吵了起來,海友很生氣。書送過來了,但是她看起來並不高興。

伊樹回到家裡,伊賢把鑰​​匙給了哥哥,說是在八音盒裡找到的。趙會長讓人打聽韓司機生前去見的那個人,他又想起了那個文件袋,是不是已經處理過了,很是擔心。伊樹也在回想著爸爸生前說的話,看著鑰匙上磨損不全的電話號碼,開始自己編號碼,一個一個打。終於打通了並要到了地址,是一家按摩店。

伊樹在屋外想著爸爸生前跟自己說的話,這時,海友爸爸回來了,伊樹發現他沒戴手錶,就問他手錶的事情,他說那天爸爸沒戴手錶,肇事人不是爸爸而是別人,海友爸爸生氣的看著伊樹,忍耐是有度,讓他明白他的意思。伊樹說就算害爸爸的人有權有勢,終究勝不過事實。

家裡,海友質問爸爸是不是他報案說伊樹偷了手錶,他很驚訝,問伊樹是不是給她說了什麼,海友說沒有。

伊賢在屋裡哭著跟哥哥說想爸爸,伊樹很傷心的抱住了她,跟她說有哥哥在。海友爸爸打電話讓人調查伊樹都去過哪裡見過什麼人,統統報告給他。

學校裡,海友跟伊樹說今天去別墅,伊賢也很想去,明天是周日,爺爺也同意了,但是伊樹說要去其他地方不想去,海友問他去哪裡,伊樹說以後會告訴你,海說不需要他們家裡的幫助,海友埋怨伊樹什麼事情都不告訴他,生氣的走了。

操場上,俊榮攔住要走的伊樹要他去跟海雨道歉,但是,伊樹說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並讓他把海雨送回家。

在伽耶酒店,趙社長(海雨爸爸)和吉村純一郎碰面,兩人聊了幾句並問了韓伊樹的近況,趙社長很不耐煩的看著他,說父親只不過是資助少年院少年的家長中的一位,用獎學金幫助困難的鄰居,吉村純一郎很不屑的說真是優秀的父親和優秀的兒子啊。

伊樹找到那家按摩店,後面一直有人跟踪他。店裡服務員說這是火車站儲物櫃的鑰匙,伊樹慌忙跑到火車站,打開櫃子,但是,裡面什麼也沒有。原來很長時間不去的東西另外放起來保管了,保管員找到後給了伊樹,是個文件袋,他打開開始一頁一頁的看著。伊樹看後呆了,坐在那裡想了很長時間,忽然跑到了路邊電話亭給警官打電話,說要報警,說知道了爸爸被殺的真相,但是不太確定,電話裡說不清楚。讓見面談,那個警官慌忙的開著車來找他。

海友在家裡給伊賢做飯,這時電話響了,是伊樹打的,伊樹跟伊賢說等一會回去,明天開始一起吃飯,一起散步,伊賢很高興,伊樹讓海雨接電話,哭著對海雨說自己好累,不知道該怎麼辦,什麼人都不能相信了,可能發生了你不能接受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分開,這時,一輛大卡車撞了過來,伊樹躺到了血泊中,那個卡車司機下來拿走了文件袋。警官來到看到了地上的血跡和一把鑰匙.....

現在,海雨和俊榮的婚禮晚宴,和朋友們一起開心的喝著酒,伊樹在酒店裡見到了當年的那個警官,這時,海雨和伊賢過來了,伊賢叫他爸爸,海雨和警官聊了一會,走了。

海雨坐在那裡又想起了伊樹出車禍的那天,警官說現場的DNA鑑定確實是韓伊樹的,而且屍體被人帶走了。但是海雨不相信伊樹死了,一定要找到他。她去找伊賢,伊賢哭著說哥哥死了,兩人抱在一起哭的很痛。

酒店裡,伊樹和海雨碰到了一起,很驚訝,海雨問他是不是俊榮的朋友,伊樹說她在這個酒店住,過去和海雨握手,兩人互相認識,伊樹說他是吉村準,韓文名是金準,海雨也介紹了自己,問他是不是經常來韓國,他說小時候來過,海雨說首爾變化很大,金准說在他眼裡一直都沒有變,因為圓月吧,圓月一直都沒變,海雨說她也喜歡圓月,人們都會看著她許願。金准說在西方月亮是不祥之兆,太陽是善的,月亮就是惡的。海雨說這麼消極,可以襯托太陽應該是更善良的呀,金准說像北極星嗎?海雨很驚訝的看著他,想起了小時候伊樹對自己說的關於北極星的事情,哭了。金準過去抱住了她,這時,俊榮過來了,說找了她很久,金準和他互相認識後就走了。

俊榮讓海雨累了就先回去休息,海雨說沒事,俊榮抱住了海雨,兩人很幸福。

趙會長的朋友在來跟他道賀,這時當時拿好處的那個警官鄭滿哲跟趙社長打電話,說最近日子不好過,掛掉電話,趙會長說當年就該處理掉他。鄭滿哲在路上被人打暈了。

酒店裡,海雨回想著小時候跳河自殺的事情,那時候,他被俊榮攔住,並跟她說要和她一起找出真相。俊榮洗完澡出來,看著海雨,他們抱在一起擁吻,韓伊樹在對面的酒店傷心的看著。

半夜,有人打電話跟趙海雨說他知道12年前韓伊樹的死因,讓她見面談,海雨驚慌失措。鄭滿哲被綁到椅子上,金準走過來和他說給他一個把12年前的真相原原本本說出來的機會。俊榮開車和海雨一起往這個地方趕。鄭滿哲在那裡跟金准說著當年發生的所有事情,鄭滿哲說這都是實情,韓永萬和韓伊樹不是他殺的,金准說他相信,然後走了,走過來另外一個人把鄭滿哲殺了。

 

鯊魚第4集劇情

雨中,伊樹開車離開。而海雨和丈夫開車正在來的路上,海雨很緊張,丈夫去握住她的手。兩輛車在路上相遇,擦肩而過,海雨朝經過的車看了一眼。

早上,海雨和丈夫趕到,看到了鄭先生的屍體,身上被用血畫了紅圈。海雨看到他的臉想起來是當年在警察局的鄭警官,很是驚訝。卞警官後來也趕到了。刑警們開始勘查現場。

海雨跟丈夫說蜜月可能要推遲,丈夫很理解地說已經取消了預定。海雨繼續去查案子。

伊樹在家回想著見到海雨時的情景。進行思想掙扎。又回憶起12年前,自己被撞倒後,被吉村純一郎救了,並給他整了容,告訴他只要活著就有機會。

伊樹回來後住在了海雨家的酒店,與海雨爸爸在電梯口擦肩而過。

海雨和卞警官聊著案子的事。海雨仔細地分析著案子,卞警官不讓她查。

伊樹在馬路對面看著妹妹伊賢在櫥窗外看著當年說要送給自己的望遠鏡。心情很複雜,看到妹妹很高興,但不能相認讓他很痛苦。一路跟著妹妹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海雨也來到妹妹工作的地方,告訴她這次案子可能跟12年前爸爸和伊樹的死有關。要妹妹回憶之前的事。妹妹想起了爸爸留給她的鑰匙,她​​給了哥哥,然後被落在了事發現場。

海雨在警局研究案子,卞警官看到想讓她停止。帶她到外面吃飯,海雨跟他說了她必須查這個案子的原因,不想讓自己活著懊悔中。

海雨詢問卞警官伊樹出事現場鑰匙的事,警官說消失了,為了調查交到上級後就消失了。

丈夫來找她帶他回酒店。丈夫說要她睡覺,說得很大聲。伊樹剛好經過,聽到了,看到他們甜蜜的樣子。伊樹走過去跟海雨丈夫問好,一直看著海雨。這時張秘書剛好下來找他,他說一起上樓。四個人在電梯裡。張秘書了解伊樹的心,為了緩解尷尬,問他吃飯了沒有。他說沒有,要跟她一起吃。因為之前說要一起吃飯,伊樹都沒答應。張秘書有些吃驚,但很高興問吃什麼。一旁的海雨告訴她一家店很好吃,丈夫也應和著。伊樹看著她。張秘書問伊樹,伊樹說張秘書覺得好就好。他們到了,下電梯時,互相禮貌告別。這是秘書問要不要喝點米酒,他冷冷地說別做夢了。海雨一驚,讓她想起了12年前伊樹也說過這樣的話。丈夫問他那個人是叫吉村準吧,海雨在思緒中沒聽到。

回到房間,秘書跟他說工作,因為當年的事故留下的毛病,肩膀會疼,他邊揉著肩膀邊跟秘書說,要她幫他找個人,金東秀。

海雨丈夫吳俊榮讓人幫忙查吉村準。秘書問他們的新婚旅行,他說延期了。

海雨做了噩夢。她收到了奇怪的短信。馬上開車去了學校圖書館。伊樹開車在她後面。

伊樹來到河邊,看到花知道海雨沒有忘記。這時,後面有個女人拿著花過來。

妹妹在家裡拿出爸爸給她的音樂盒,看著裡面的全家福。養母進來,她連忙藏起來,說自己餓了。

海雨在圖書館找到了照片,這時卞警官也到了。他們都收到了短信。兩人討論了一下。得知鄭警官被殺是和伊樹父親被殺是同一天。

來河邊獻花的女士問伊樹是否認識這個故人,伊樹撒謊說不認識。女士說是自己暗戀的人。伊樹要送她回家。她拒絕了。

海雨和卞警官談論著當年的案子。得知當年伊樹是通過鑰匙發現了什麼重要證據才被車撞的,而火車站存物處的警衛隨後也失踪了。檢查長給海雨打來電話要她休息一周,先不要查這個案子。

鄭警官屍體檢查結果出來,跟伊樹爸爸被殺是一種毒藥。卞警官還在勸海雨放棄這個案子,這個案件很複雜,但海雨執意要查。

伊樹還是送那個女士回家了。又來到了海雨爸爸公寓前。

檢察長來找海雨的爺爺,懷疑是海雨爸爸殺了他。爺爺否認。希望勸海雨放棄這個案子。

海雨去找當年車禍的目擊者。

伊樹心裡充滿仇恨,抓到了把柄讓吳社長把酒店和自己簽約,放​​棄和海雨家酒店的合同。

海雨質問爸爸,當年的車禍是不是跟他有關。爸爸不承認。海雨說要從頭調查。

海雨的爺爺想讓海雨和俊榮去度假。

秘書到房間給伊樹送材料,看到他睡著在沙發,鯊魚項鍊掉在地上。她撿起來,想起了四年前在東京,他們相識的情景。

伊樹在海洋館裡看鯊魚,張秘書也在。之後有人偷了錢包,她上去幫忙把錢包搶了過來。伊樹也在他卻沒有動。她追上去跟他說人要互相幫助。後來發現他也是韓國人。她不理解他為什麼對這種事袖手旁觀,講了一些道理。伊樹沒有說話。她走後,伊樹笑了。張秘書剛好去他的酒店工作。

海雨和丈夫來到了海邊別墅。過著甜蜜的婚後生活。

海雨去叢林裡,想起了12年前和伊樹一起的日子。海雨獨自走著。伊樹也來到了這裡,跟在她身後走著。

來到河邊,海雨看到了他。兩人對視。

 鯊魚第5集劇情

海雨在海邊別墅外散步看到了吉村準,很好奇他怎麼會來這。吉村准說他來見海雨的爺爺趙會長,海雨有些奇怪,他說是第一次見他爺爺。海雨告訴他爺爺在別的別墅招待客人。

海雨的爺爺和爸爸在車上談論著鄭滿哲的事,一輛摩托車從車邊疾馳而過讓他們嚇一跳。

海雨試著跟吉村準解釋爺爺去見其他客人的原因。吉村準問她那個湖叫什麼,她說她就叫它湖。海雨跟吉村准說要對她初次見面時的失禮表示歉意。兩人聊起了這個湖,吉村准說在這裡看星星應該很美,這句話是當年伊樹說過的,這讓她想起了伊樹。

海雨往回走,吉村準,也就是伊樹一直在後面看著她跟著,想伸手抓住她卻忍住了。海雨的披巾被風吹走了,伊樹在後面抓到了還給她。這時丈夫吳俊榮走了過來,跟伊樹正式問了好。伊樹說要再逛一會,看著他們離開。

伊樹妹妹伊賢問養父卞警官哥哥當年案子有關的事,卞警官本想隱瞞,但伊賢執意要知道,說說不定哥哥還活著。

海雨的爺爺和爸爸來別墅等客人,他們的客人就是巨人酒店的吉村準。他們聊起了伊樹的養父吉村會長。海雨的爺爺表面上總是一副寬厚的樣子,其實背地裡做了許多壞事,伊樹知道他的一切,他的爸爸也是因為知道才被殺的。而海雨則什麼都不知道,覺得爺爺是她最尊敬的人。伊樹表示懷疑。從談話中,對於海雨爸爸和爺爺的裝腔作勢,伊樹從心裡很鄙視,從語言上帶有敵意。海雨的爺爺和爸爸有些不安。這時,海雨家的管家也就是伊樹那天開車送過的人,把一樣東西交給海雨。

卞警官在警局繼續查鄭滿哲的案子。

海雨收到的東西是當年海雨爸爸在事故現場落下的表,爸爸看到很緊張。看到這個情景伊樹很得意。

卞警官查著案子想起了伊樹當年說的話,害怕是他不想看到的結果。

伊樹開著車走了,路上還想著剛剛與海雨在一起的情景。海雨拿著表在湖邊,想著當年伊樹跟她說過的她知道了會難過。

海雨的爸爸看到表很著急,給檢察長要他阻止海雨調查。檢察長說自己沒有調集權,並發現了當初不是簡單的交通事故,與之有關的人都被殺害了。他懷疑趙社長對他有隱瞞。這時,海雨來了,他連忙撂下電話。想說別的話題,海雨直接問他手錶的事,說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人不是伊樹的爸爸而是​​他。海雨開始懷疑爸爸。

海雨的丈夫也在想同樣的事,打電話給刑警詢問。

海雨又收到了奇怪短信。丈夫詢問,她告訴了他。丈夫安慰她,也勸她不要繼續查了。

海雨的爸爸慌張地找爸爸商量海雨發現了當年案子的事,海雨家的佣人也是暗戀伊樹爸爸的人聽到了他們的話,驚呆了。

伊樹留了暗示的東西給海雨。

張秘書跟伊樹聊起了鯊魚的事。她匯報了一些情況,伊樹總是冷冷地答,但是心裡很滿意。

妹妹伊賢收到了一架一直想要的望遠鏡,特別高興,以為是中獎了。其實是伊樹買來送給她的。

伊樹和卞警官來到了暗示的地方,卞警官說來過。海雨的爺爺打電話給一個人要阻止海雨調查。他們來到超市,一個女孩給了她鑰匙,讓她去一個地方。卞警官帶他們來到一個地方。

伊樹在家看著一副畫想著以前跟海雨說的話。

海雨他們找到了一間屋子,用鑰匙打開了門。開門後牆上畫著一個大大的紅圈。卞警官告訴她這裡曾經發生過殺人案,案子好像跟她爺爺有關。海雨很驚訝。卞警官推斷出了一連串的關係,知道了伊樹當年被害可能是因為知道了什麼。

海雨家的佣人詢問俊榮吉村準的年齡,她已經有點懷疑他是伊樹。

伊樹要出去散步,酒店門口看到了張秘書,伊樹說要去散步,她要陪他一起,他說習慣一個人。剛要走腿疼了起來,張秘書要去給他拿藥,他拒絕了。看著他,張秘書有些心疼,但同時又想起了吉村會長交代給她的事。

海雨心情不好來到了以前常來的飯店,發現伊樹也在裡面。兩人剛好都是一個人來的,伊樹要她坐下一起陪他喝一杯。海雨跟他說自己正在查的案子有不想解開的問題,在猶豫是否中途放棄。伊樹鼓勵她說是問題就會解開。把自己的經驗跟她說了。告訴她尋找答案會放棄許多珍惜的東西。海雨提到了伊樹,還跟他說看到他的時候會讓她想起伊樹。

突然下起了雨,海雨和伊樹在店門口並肩站著。伊樹看著她,跟她說如果累的話就逃跑吧。海雨讓他先走,伊樹走了一半又向她走了回來,直徑走向她,海雨很詫異,但是沒等海雨說什麼。伊樹抱住了她,親了下去。

 鯊魚第6集劇情

雨中,伊樹向海雨直徑走了過去,並親吻了她。海雨連忙掙脫開,驚訝地看著他,隨後轉身走開。走到一半海雨又轉身回來,走到伊樹面前給了他一巴掌,海雨走後伊樹感情複雜地笑了笑。遠處,有人把他們在一起的情景拍了下來。

海雨走遠後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手機在伊樹那。海雨電話響了,伊樹一看是妹妹伊賢打來的。猶豫一下還是接了,聽著電話那頭妹妹說話,他回答了一聲,妹妹叫了一聲哥哥,好久沒聽到妹妹叫他有些興奮,但妹妹以為是俊榮哥哥,他又有些失望。說海雨把手機落在他這了。妹妹說要不要給她送過來她可以給姐姐,儘管伊樹很想見妹妹,但是還是含著淚拒絕了,說自己去追海雨給她就行。

這時,海雨丈夫來找海雨,看到了伊樹也在。丈夫雖然很疑惑但是沒有多問。海雨過來了,丈夫跟伊樹問候了幾句,就帶著她走了。伊樹一個人在路上走著。

車裡,丈夫詢問了一下吉村準的事,海雨說最近事太多對人容易冷漠。丈夫說有復雜的事可以找他說,幫他把事情理清。丈夫把海雨逗笑了。海雨說要先去下書店再回家。

伊賢家裡,妹妹一邊抱怨海雨又丟了手機,一邊跟爸爸說自己中獎得了個很貴的望遠鏡,爸爸有些驚奇,要她下次那個公司搞活動要告訴他。卞警官已經開始感到有些奇怪了。

伊樹一個人在街上走著,後面有個人跟踪,被他發現了,那人想跑,兩人打了起來。那人打不過伊樹,伊樹把他按在地上問是誰讓他跟踪的,他說是格蘭特集團的社長,伊樹拿出他的手機,看到了他拍他和海雨接吻的照片,他把內存卡拔出來轉身走了。那個人在後面喊小心那個女人

一邊,張秘書也偷拍了伊樹和海雨接吻的照片,並把照片傳給了吉村純一郎。吉村打電話給張秘書,張秘書詢問要她做的事對他有什麼作用。吉村說要整垮伽倻酒店,而怎樣弄垮才是重要的。所以他需要準,準也需要他。但他擔心其他因素會影響這個計劃,所以派張秘書來監視。

伊樹在家裡吃藥,看著魚缸裡的魚想著今天跟海雨發生的事。從魚缸裡抓出了一條魚,看著它死去。

海雨在書店裡告訴丈夫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人是她爸爸。丈夫也料到伊樹和他爸爸的死跟這些事有關。海雨在擔心事情會像她想像的那樣發展,並說爺爺是她最擔心的,因為他過於正直,怕他接受不了。海雨以為一切罪行都是爸爸做的,其實最壞的人是爺爺,她還不知道。

伊樹準備了一個快遞給海雨。

海雨來找爺爺問江希淑的事,爺爺表面很鎮定。這時爸爸喝醉了闖進來,責怪海雨,說自己雖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什麼壞人。那些表面很好的人其實跟他也差不多。爸爸跟爺爺說海雨誣陷他是連環殺人犯,很冤枉,這時爺爺發怒了訓斥了他,因為那一切都是爺爺幹的,他們都不知道。爺爺裝作什麼事都不知道,表現得一副寬厚的樣子。

管家走進了海雨爸爸的房間,他喝醉睡著了。看到床頭吉村準(韓國名字叫金準)的名片。

伊賢來到爸爸房間,看到桌上放的哥哥當年案件報告中的照片,發現了鑰匙的號碼不一樣。

海雨在窗上寫著韓伊樹死亡,她也似乎感覺到他沒有死的事實。

同時,海雨的爺爺給一個人打電話,也猜測韓伊樹沒有死,因為只有他能掀起這一切的事。

伊樹來晨練,張秘書也來了。想跟他一起運動。張秘書給她講晚上看的電影,說腦中消失的記憶,心卻還記得。伊樹想起了他看見海雨的感覺。但最上卻說劇情很無聊。

海雨開著車回想著吉村準的事。到警局,部長通知她那個案子給別人查了,海雨很驚訝,但是部長不聽她說。海雨追出來,部長說考慮到她家跟案子的關聯,還是交給別人比較好。

海雨的爺爺約見了檢察長,詢問了鄭滿哲的案件情況。他想把海雨和俊榮送去日本。

張秘書帶金東秀來見伊樹。他以為代表是很老的人,結果這麼年輕。伊樹讓他開車帶他們走。他特別喜歡說話,張秘書怕伊樹煩,但他居然很喜歡聽。

伊樹來找上次找人跟踪他的社長,把合同給他,並狠狠滴威脅了他。

在醫院門口,伊樹和海雨丈夫碰到了。俊榮說晚上兩人要一起喝酒。

海雨和卞警官在伊賢打工的店裡說案子的事,分析了伊樹找到的文件的事,並斷定有人要銷毀證據。卞警官要海雨把車禍和殺人案兩個案子分開查,並找到了兩個案子之間的聯繫——文件。

海雨去找目睹車禍現場的學生,問他為什麼騙了她,他說是海雨身邊的係長讓他這麼做的。海雨很驚訝。可是係長不說為什麼,說是為她好。係長反問他有自信查到最後嗎。最後係長告訴她是支檢官。海雨很震驚。

海雨也約丈夫到一家飯店見面,正巧丈夫和伊樹也約在那。海雨在飯店裡看到了伊樹,伊樹想解釋昨天的事,海雨說沒事她已經忘了,就當是酒後失誤。海雨要走,讓他們先聊。伊樹說如果那不是失誤呢,她也會不介意嗎?海雨驚訝地看著他。



鯊魚第7集劇情

俊榮來和金準見面,看到了海雨和金準一起在聊天,聽到了他們談的莫名其妙的話,俊榮走過去讓她和他們一起,但是,海雨還是決定先走。

海雨回想著金准說的話,心裡很亂。俊榮和金準談論著酒店的事情,俊榮想約金準一起打籃球,金準同意了。

海雨約支院長見面,問起了12年前的事情,但是,支院長卻說不讓她提過去的事情,說知道了對她沒好處。海雨堅決要負責鄭滿哲的案子,一直追問支院長12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支院長非常為難,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告訴海雨。

海雨回到家,看到係長在等她,跟她道歉,並說自己做的事都是按照支院長的吩咐,現在清醒了,還提出可以幫助海雨,他把今天海雨的郵件給她之後就走了。

金準走到了伊賢工作的店,買了很多果汁,還說要她喜歡喝的,伊賢說他的聲音很好聽,看到伊賢開心的工作,金準心裡很踏實。金準回到酒店把果汁給我張秘書,張秘書邀他回自己房間,期間,吉村打電話,張秘書顧忌到金準就沒有接。

趙檢察官接伊賢回家,問她有沒有收到奇怪的短信,伊賢很奇怪,因為海雨也問過同樣的話。

海雨爺爺讓她週末參加吉村會長的邀請,爸爸也要求她去,但是,海雨說周末有事,俊榮為了解除爭吵說自己會說服海雨,其實只是托詞,他也覺得海雨去很勉強,已經跟金准說好了不讓海雨去。

海雨打開寄來的包裹,裡面有一把鑰匙,鑰匙牌上寫著22。海雨馬上找到地址取出儲物櫃裡的東西,是一個信封,裡面有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地址。他把照片發給了趙檢察官,也讓係長一起幫助他找到這個地方。

趙檢察官和海雨一起談論著照片上的地址,但是毫無頭緒,心裡很煩。

海雨家保姆和金準打電話約他見面,保姆覺得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伊樹父親的忌日不是偶然,他問金準認識認識伊樹,金準很驚訝,說認識,但是是聽吉村說的,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死了,保姆說她也以為是這樣,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屍體,所以一直沒有放棄希望,那天見到金準覺得不是偶然,以為他認識伊樹。

海雨一直找照片上的地點,但一直沒有找到,同事建議放到網上,海雨說是好主意。俊榮給海雨送飯,兩人做到草坪上,看到俊榮對自己那麼關心,體貼,海雨覺得很幸福。

係長給海雨打電話說找到了那個地方,是沖繩,正是吉村邀她一起去的地方,海雨跟俊榮說要一起跟他去沖繩,可能會找到發信息的人。

金準去找吉村,兩人許久未見,吉村問金準再次和趙會長一家見面心情怎麼樣,金准說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吉村說他一定會保守這個秘密。他們談起了12年前的事情,金準仍然記憶猶新。

俊榮和海雨一起去沖繩,吉村親自迎接他們,見到海雨,吉村說她跟12年前一模一樣,海雨很驚訝,吉村說只是一面之緣。

俊榮想和海雨一起去哪個地方,但是,海雨沒有同意,等海雨一切都安排好,俊榮才放心。海雨準備出發,在門口遇到了金準,金准說以司機的身份和她一起去,雖然海雨再三拒絕,但是,金準還是要和她一起去。

海雨找到了照片上的那個地方,見到了一位老爺爺,老爺爺邀她一起喝茶,說海雨是她的第二位客人。海雨問第一位客人是誰,爺爺說是一位少年,十八九歲,海雨問他叫什麼,爺爺說他沈默寡言,不太清楚,海雨問是什麼時候,爺爺說是12年前,海雨很驚訝,立即問有沒有交通事故的痕跡,爺爺說沒有,但是肩膀和腿部都受傷了,很嚴重,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過來,爺爺說他一定遇到了悲慘的事情,從他的眼睛裡能夠看出他充滿了絕望,爺爺說他在這裡住了一個多月就走了,自己的房間也打掃的干乾淨淨。海雨要求去他的房間看看,海雨來到房間,看到了牆上畫著一個圓圈,海雨驚呆了,爺爺把他留下的東西交給海雨,海雨打開看確是一個海豚項鍊,痛哭的癱倒在了地上,他確定是伊樹。海雨走了,在路上看到了金準,卻叫他伊樹,金準驚訝的回過頭看她。

鯊魚第8集劇情

在日本,海雨得知伊樹還活著並感覺到最近的案子是伊樹做的,既悲傷又絕望地哭著喚著伊樹的名字,這時在叢林裡她看到了吉村準,她感覺面前的人很像伊樹,向他走過來,伸出手。吉村也走了過去,海雨暈倒在他懷裡,他抱住了她。

丈夫很擔心海雨沒回來,打電話給她無法接通。

海雨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吉村準腿上。連忙起來,沒有跟他說什麼。並沒有發現吉村準是伊樹。海雨要回去,吉村說她累了可以逃走。海雨說她很高興伊樹還活著,跟吉村准說了很多,說在他面前總是表現得很軟弱。

他們回來,剛好碰到丈夫和張秘書出來。海雨跟丈夫說對不起,丈夫什麼也沒說只是問他累吧,就帶她回房了。

張秘書跟吉村准說話他沒有回答。

丈夫問海雨找到照片中的地方了嗎,海雨說找到了。海雨說她現在理解了伊樹死之前跟他說的話的意思。海雨告訴丈夫伊樹還活著。海雨說明天就回首爾,覺得伊樹在首爾就在他們身邊,可是她為什麼認不出他呢。丈夫要海雨放棄這個案子,海雨理解伊樹做的事,想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丈夫勸她放棄,如果這些都是伊樹做的,他寧願相信伊樹已經死了。海雨則覺得要知道真相,他這麼做一定有理由,並要幫助他從黑暗中走出來。

張秘書回憶了吉村純一郎7年前跟她談話的事。

海雨站在外面望著星空,伊樹也站在黑暗中回憶著海雨白天的話。

海雨爺爺把伊賢叫到家來,管家也一起坐著。伊賢把案子的事跟爺爺說了,爺爺很感興趣。管家故意把伊賢帶走離開,要她詳細說。

爺爺拿出了以前的材料發現缺了一頁。

卞警官問上次的快遞指紋檢測出來沒。他們跟卞警官說上級讓鄭滿哲的案子盡快結案。卞警官說就按上級說的做。這時海雨剛好回來。

海雨爸爸和支部長一起說著鄭滿哲的案子結了很高興。支部長跟他說趙檢察官不會輕易放棄的。支部長要走,吳俊榮剛好回來碰到了。

卞警官和海雨說他們準備非公開調查。海雨說她知道照片是誰送來的,是伊樹。

伊樹給一個人打電話說自己是韓伊樹,要他拿到照片,不要讓趙尚國拿到。

爺爺打電話給一個人要他找到那丟的了文件。他已經猜出來把舊事翻出來的人是伊樹。

卞警官和海雨在討論伊樹的事。卞警官覺得伊樹不一定會活著。他們覺得受那麼重傷自己去日本是不可能的。海雨覺得他肯定活著。海雨說如果最近的事是伊樹做的,他要活著一定會去看伊賢,問伊賢有沒有奇怪的地方。卞警官想起了伊賢得到望遠鏡的事。

伊樹又來到伊賢的店裡買果汁,看著妹妹伊樹很高興。這時伊賢突然流鼻血了,讓別人來招呼客人,伊樹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很擔心。伊樹沒拿飲料就走了。出門時和係長擦身而過。伊賢發現他沒拿飲料,跑著追上他送給了他。伊樹在回想她流鼻血的事有些擔心。伊樹接過她遞過來的飲料。還在擔心那個,問她還好嗎,還是去醫院看一下吧,伊賢說不用了沒關係,謝謝他那麼關心她。伊樹看著她笑了。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伊樹還是有點擔心。

係長來買飲料,一定等伊賢來才點。

海雨叫係長調查周圍的環境,沒有告訴他原因。

吉村準打電話給海雨問候一下,他看著那年跟海雨一起看的畫打給她的。告訴她明天要去家裡拜訪她爺爺。海雨說她工作忙不在家,他有些失望說下次再見。

俊榮在辦公室裡想著海雨的話,說會有比他們想像中更多的人牽扯到其中。他想到了在家裡看到爸爸。

卞警官去了上次送望遠鏡給伊賢的地方調查。工作人員開始不說,後來說了是有人拜託的。卞警官要了聯繫方式。

卞警官和海雨順著聯繫方式來到了一個地方,路上被一個人跟踪了。他們找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是當年被殺的江教授的學生。他說他也是受人之託,不知道那個人是誰。要他們先去查江教授被殺的案子。海雨問長什麼樣,他說是和善的人。

海雨他們走後,那個人打給伊樹匯報,沒有透露伊樹的行踪。

卞警官他們明了了當年殺死江教授和韓司機的是一個人,都是因為看了那個文件。海雨說伊樹長相沒有變,因為那人說是長相和善的人。卞警官告訴她當她看到那些壞人也都是長相和善,當你確信自己是對的時候,哪怕是醜惡的事也做得出來的就是人類。

海雨去學校看到她和伊樹曾經在一起的地方。很懷念。同時,伊樹比她快一步,也去了相同的地方回憶。伊樹躲在一旁看著海雨去他們一起的地方回憶,想出去見她又不能。

海雨突然想起了什麼跑回家。找到了伊樹的照片。爺爺看到了海雨,問候了幾句。海雨走後,他在背後露出邪惡的目光。管家在另一邊看著。

海雨打電話給在日本遇到的老人,要把伊樹的照片傳給他確認。

卞警官回到家,伊賢的養母也跟他說伊賢流鼻血的事,說應該去醫院看看。卞警官因為知道伊樹還活著,默默地看著伊賢。

海雨丈夫來看自己的父親支院長。俊榮說對父親很抱歉,當初父親不同意也去伽倻酒店任職。父親說不用擔心那些他擔心的事。俊榮說要他不要做傷害自尊的事。父親沒說話就離開了。

海雨拿了照片去警察局。係長剛好進來,差點看到。俊榮打電話給她,她說有事不能出去。

金東秀和吳俊榮一起吃飯,東秀驕傲地告訴他自己在巨人酒店工作,俊榮有點不太相信,覺得有些蹊蹺。

海雨把照片發給日本那個老人,緊張地等著。一邊,伊樹接到電話,說沒關係,當然了。

俊榮讓東秀找代表也就是吉村準來一起,東秀說跟代表是上下級不太好。他說他覺得代表喜歡男人,怕他喜歡上自己。俊榮笑了。

老人給海雨打來電話說不是同一個長相,但整體感覺很像,就是不是一張臉,海雨有些失望。想不明白怎麼回事。

回到酒店的大廳,她看到了吉村準,有人撞了他的肩膀,他一直在揉著。海雨看到他,想起了老人的話,說那個孩子只有肩膀和腿有些不利索。又想起了他遇到她的種種事。這時,吉村準也轉過身,看到了海雨。海雨走向他,問他到底是誰。吉村準回答,我是誰趙小姐應該更清楚。

鯊魚第9集劇情

海雨看到金准在揉肩膀,感覺他的腿和肩膀有些不方便,他想起了那位爺爺跟他說的話,海雨走向他,感覺他像伊樹,問他到底是誰,金準並沒有直接的回答,他給海雨說之前在一次戰爭中受過傷,海雨這才打消對他的懷疑。金准說吳俊榮在等他,還提起了金東秀,海雨很驚訝,問他是怎麼認識金東秀的,金准說他是巨人酒店的員工。

金東秀和俊榮在喝酒,金東秀有點醉,這時,金準和海雨過來了,俊榮看到他們一起來,顯然有些不高興。

張秘書來到金準的房間,偷偷放了一個錄音器,這時,金東秀給他打電話讓她過來一起喝酒。

海雨打電話給係長讓他仔細查金準的身世。金東秀勸海雨喝酒,還說海雨是他的初戀,他說只要看到俊榮和海雨在一起就會想起他埋在心底的朋友伊樹,金東秀喝醉了,他們把他送走,這時,張秘書過來接金準,他們各自回家。

俊榮和海雨一起散步,俊榮問海雨如果伊樹還活著應該就不會和我結婚吧,海雨說不會,但是她不能放棄這個案子。趙檢察官找之前和鄭滿哲關係比較好的警察了解情況,問他儲物箱的鑰匙是不是鄭滿哲拿走了,他不想回答,氣呼呼的走了。過一會又騎摩托車來到了一個地方,趙檢察官跟踪他,他告訴趙檢察官不能無根無據的猜測。

趙檢察官問伊賢是不是認為哥哥還活著,伊賢說他一直以為哥哥沒有死,不由自主的會這樣認為,好像有感應似的,趙檢查官讓妻子仔細觀察伊賢。

海雨爸爸接到了一個電話,很憤怒,跑去跟海雨爺爺說現在正流傳著一個荒唐的傳聞。支部長認為這是警察局內部透露的信息。趙檢察官重新去鄭滿哲被殺的現場尋找證據,在那裡發現了一把智能鑰匙。打電話給海雨,海雨想起了張秘書說他住在S大廈,海雨急忙跑去S大廈,並給金東秀打電話說有東西要交給金準。張秘書請金東秀喝果汁,來到了伊賢的果汁店,說伊賢跟她認識的一個人很像。

海雨和趙檢察官來到S大廈,準備用那把智能鑰匙開門,這時,金準打開門,把海雨嚇了一跳,聊了幾句後就走了。金準提醒他們去保安室查一下智能鑰匙的戶主,誰知那個鑰匙的戶主是之前跟爸爸傳緋聞的那個女人,令海雨很驚訝。

金準去找海雨爺爺,送給他一個白瓷,問他是不是覺得眼熟,海雨爺爺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記不起來了,金准說是物歸原主,所有的東西都會輪迴,最終會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這是順理,他的話令海雨爺爺很驚訝。等金準走後,他仔細看著那個白瓷。

趙檢察官問李華穎是不是丟過智能鑰匙,李華穎說沒有,海雨說在殺人現場發現了她家的鑰匙,李華穎記不起來是哪一天,海雨說是她結婚那天。海雨讓趙檢察官離開,單獨和李華穎談,她說海雨結婚那天她和海雨父親在一起,而且趙社長之前丟過智能鑰匙,但是那天確實和他在一起,早上六點多回的家,這讓海雨很驚訝。

李華穎跟趙社長打電話說了智能鑰匙的事情,非常氣憤。

海雨跟趙檢察官說這是兇手設計的陷阱,故意把爸爸陷進去,殺人當天沒有找到智能鑰匙而現在找到非常蹊蹺。

吳警官路過鄭滿哲家就去看望鄭滿哲的妻子,在那裡他看到了一本相冊,他看到了一張趙尚國會長的照片,很驚訝。

海雨約金準見面......

1鯊魚第10集劇情

海雨約金準見面,金準赴約,海雨向金準談起了12年前因一次交通事故消失的朋友,從那以後她就不會笑了,金准說是伊樹嗎?海雨說是的,韓伊樹,去沖繩的時候知道了伊樹還活著,但是發照片過去卻說和伊樹長得不一樣。金准說一定很失望吧,海雨說他認為沖繩那個人一定是伊樹,要么是沖繩那個爺爺說了謊,要么就是...他問金準的本名,他懷疑是金準,但是金準卻一直在隱瞞,覺得他不誠懇,海雨說不管伊樹的臉變成什麼樣,她肯定能認出,但是現在她不知道是伊樹變了還是自己變了,金準看著他,眼淚在眼睛裡打轉。金準問為什麼要找到伊樹,海雨說希望他停下來,希望能找到他,阻止他,金準氣的握起了拳頭,很傷心。

吳警官拿著在鄭滿哲家裡趙尚國的照片,在和電腦上趙尚國的照片比對,感覺不像,他打電話託人讓人比對這照片是不是合成的。

趙檢察官去找伊賢,在那裡碰到了係長,係長說是海雨讓他有空就來看伊賢,伊賢也過來和他們一起坐著說話,這時,他看到了窗戶外面的金準,趙檢察官問看到了誰,伊賢說是一個和伊樹哥哥說話聲音很像的人,等趙檢察官反應過來,跑出去看的時候,那人已經走遠,係長也跟在後面去看,金準回頭,他看到是金準很吃驚。

吳俊榮找父親喝酒,了解海雨父親的事情,俊榮說他一直相信父親,就是有點擔心,父親聽到這些話感覺很愧疚,難過的走了。

海雨和俊榮回到家去找爺爺,跟海雨說謠言終會消失的。

海雨爸爸說要跟海雨聊聊,海雨很厭煩,海雨爸爸問有沒有把那個女人的事情告訴爺爺,海雨憤怒的說沒有,爸爸也承認了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事情,他說那是韓司機情願的,不是被他逼得,海雨說要是他沒逃逸,那個人就不會死,韓司機就不會死,伊樹也不會死,海雨爸爸很生氣,海雨也非常的生氣,她說她原諒不了爸爸。

海雨爸爸去見李華穎,他們見面時被人偷拍。

海雨在看12年前她給伊樹錄得錄像,拿著金準的照片比對,很傷心的流下了眼淚。她繼續看伊樹發生事故時的照片,好像想到了什麼。她一大早就開車去金準住的地方找他,到了門口,又猶豫要不要進去,最終還是沒有勇氣敲門。海雨回到了辦公室,讓係長查金準高中時的照片。

海雨爸爸和李華穎的照片被曝光,他被海雨爺爺狠狠的痛罵了一頓。俊榮勸他配合調查,澄清此次事件。

金准在圖書館看書,吳警官也在圖書館找著某些資料,吳警官拿的那張照片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剛好被路過的金準撿到,金準走過去才想到有些不對勁,急忙去找,但是,吳警官已經走了,金准開車走給某人打電話一定要找到吳警官。

吳警官去找今天查資料的那個地方,被人打暈綁了起來,醒來黑衣人問他那張照片都誰見過,吳警官說就他自己,那張照片意味著什麼他也不知道。

海雨跟俊榮說她想辭職,把辭職書給了俊榮,她說要堅持到不能再堅持的時候去找他。

趙檢察官一直給吳警官打電話,一直打不通,這時,同事過來說吳警官被殺害了。

伽耶酒店的創立紀念日上,來了很多貴賓和記者,伊賢、金準都去了,吉村純一郎也去了,但是,俊榮得到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格蘭特要合併的酒店不是他們伽耶酒店而是巨人酒店,俊榮很氣憤的找金準年出去單聊。

趙檢察官去吳警官的死亡現場,看到吳警官的身上用鮮血畫著一個圓圈,很驚訝。

金準接到了一個電話,很氣憤,他用憤怒的眼神看著海雨的爺爺,海雨爺爺也用同樣的眼神和他對視著,兩人都很憤怒。金準走到門口碰到了伊賢,伊賢的包掉在地上,金準幫他撿了起來,他看伊賢的眼神和說話的語氣都很親切,這一幕讓海雨看到。

海雨爸爸氣沖衝的去找金準,問他合併格蘭特是不是真的,不能背後捅刀子,服務員給了海雨一個信封,裡面是一個優盤。海雨找到一台​​電腦打開優盤裡的東西,是一段視頻,是父親和另一個人談論關於12年前肇事逃逸的事情,這段對話也讓到場的所有貴賓聽得一清二楚。

 

Posted by 冰雨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