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張宰烈與池海秀成為鄰居警察帶走了精神病患者范錫,心力憔悴的池海秀昏倒在張宰烈懷中,張宰烈將池海秀送到醫治醫治,池海秀恢復健康回到精神病醫院工作。一名男性精神病少年喜歡畫女人和男人的性器官,池海秀惴惴不安接近精神病少年,少年拿出畫紙給池海秀看,池海秀看清了畫上出現的女人器官,羞紅了臉將視線移到旁邊。張宰烈搬到跟池海秀居住的樓房,池海秀打開房門認出了張宰烈,臉上立即升起驚訝的神色,張宰烈泰山壓頂看著池海秀,笑稱以後跟池海秀成為鄰居關係,池海秀見張宰烈已經搬了過來,只得指引張宰烈的住處在何處,張宰烈拖著行李箱從洙光門前經過,赫然發現精神病醫生趙東民正在教洙光克服病魔。洙光與趙東民見來了新鄰居,二人趕緊來到張宰烈房中示好,洙光生怕張宰烈誤會他跟趙東民是同性戀,趕緊將自己患上某種精神病需要趙東民醫治的真相說了出來,張宰烈對洙光與趙東民沒有好感,要求二人離去。池海秀在醫院開導一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原來是男兒身,後來瞞著家人做了變性手術,變性患者的親屬無法接受事實,許多親屬出手暴揍變性患者,變性患者的處境不容樂觀,池海秀將變性患者推到一面鏡子旁邊,提醒變性患者應該逃離醫院,否則變性患者將會再次遭受親屬毒打。張宰烈惹上了小說抄襲風波,​​其實他沒有抄襲草兒的小說,而是草兒抄襲了他的小說,草兒與張宰烈曾經有過三年戀情,張宰烈來到草兒家中談起小說的事情,草兒堅持認定是張宰烈抄襲了她的小說,二人談話的時候,泰勇藏在窗戶外面,張宰烈離開草兒的家才發現泰勇藏在窗戶外面。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只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只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晚上,張宰烈回到出租屋看到客廳坐了許多人,池海秀的男友崔浩當著張宰烈的面親吻摟抱池海秀,張宰烈看在眼中升起了好奇心,來到池海秀身邊透露之前看到崔浩與別的女人接吻,與崔浩接吻的女人就在出租屋中,池海秀得知男友崔浩出軌,勃然大怒質問崔浩是否跟別的女人親吻,崔浩見池海秀知道了他的秘密,只得極力辯解,池海秀見崔浩不肯承認犯下的過錯,只得搬出張宰烈指證崔浩。池海秀心情失落在醫院上班,男友崔浩想向池海秀解釋出軌的原因,池海秀不想理睬崔浩,蹲在過道上一聲不吭,崔浩見池海秀不想說話,只得站在一邊無可奈何注視池海秀。晚上,池海秀回到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裡面,張宰烈非常理解池海秀的心情,拿起一瓶紅酒敲開了池海秀的房門,池海秀打開房門見是張宰烈,臉上升起不悅不想理睬張宰烈,張宰烈倒了一杯紅酒將酒杯遞到池海秀面前,勸說池海秀喝酒消愁,在張宰烈的勸說下,池海秀伸手接過酒杯,張宰烈以為池海秀會喝酒,豈料池海秀忽然將酒杯裡面的紅酒倒到了張宰烈的臉上,張宰烈被池海秀倒了酒沒有生氣,而是滿臉笑容勸說池海秀不要動怒,池海秀本來以為張宰烈會轉身離去,結果張宰烈忽然將手中的紅酒倒在了池海秀的臉上,池海秀猝不及防被張宰烈倒了個滿臉是水,狼狽不堪站在張宰烈面前,張宰烈得意洋洋看著池海秀,聲稱自己是一個有仇必報有冤報冤的人。在張宰烈的嘻笑聲中,池海秀面無表情看著張宰烈。張宰烈其實是真心想安慰池海秀,不久之前他被前女友控告抄襲小說,實際上他根本沒有抄前女友草兒的小說,真正的內幕其實是草兒抄襲了張宰烈的小說,除了草兒背判張宰烈,泰勇也背判了張宰烈,張宰烈非常理解被朋友和愛人背判的滋味,不久之前池海秀的男友出軌跟別的女人親熱,張宰烈深知池海秀的心情狀態跟他一樣。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