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零用錢

目前分類:<2013韓劇>總理與我分集劇情 .全16集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7集權律與南多貞握手相視一笑

   權律與南多貞在路上行走,權律表示沒有南多貞自己也沒有未來並對南多貞表達思念之情。三個孩子來找南多貞和多貞父親。孩子們送了禮物給南多貞和多貞父親。多貞父親與孩子們愉快的玩樂。孩子們離開的時候碰到了前妻,我們認出了前妻但在前妻面前說自己沒有這樣的母親讓前妻難過的在大街上哭泣。多貞父親在被急救回之後發現自己活不了多久,在南多貞包裡尋找筆時意外打開南多貞的筆記本發現南多貞與權律契約結婚的事實。父親嚴厲指責了南多貞並且責怪都是自己的錯讓南多貞難過不已。姜秀浩醒來,姜仁浩與前妻都留下了欣喜與激動的淚水。多貞父親神智不清晰,南多貞推著父親去外面看沒有下的雪,兩人在交流中,多貞父親去世。我們和前妻相見,兩人均激動不已,迎來經過七年之後的擁抱。權律與朴俊基也冰釋前嫌,相約和好。權律最後一天在公館回憶與南多貞的點滴,南多貞與權律交流並表示如果有緣到時再見。自己要去進行旅行。權律離開公館,徐慧珠也開始開展自己的新事業。一年後,南多貞在父親祭日那天回來並且帶來了自己的出版童話書。徐慧珠已經是無黨派議員。權律與朴俊基和好如初。朴俊基與自己的妻子生養了自己的孩子。在姜仁浩的安排下,南多貞與權律進行了見面兩人感慨萬千。最後兩人握手相視一笑。一切從頭開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集權律辭職重新開始

   權律在追到南多貞後將她帶走並且進行了談話,南多貞雖然內心哀傷但還是對權律說出了狠心的話想讓權律放手,最後南多貞獨自離去,權律原地憂傷。權律指責姜仁浩最後一個讓他知道真相,徐慧珠指責南多貞不應將真相告訴權律。兩人神傷並且看著對戒思念對方。南多貞住在父親病房中,父親懷疑權律與南多貞吵架,這時權律出現,一番解釋讓父親寬慰。權律與南多貞坐下交流,權律表示希望南多貞不要離開他但是南多貞卻表示不會再回到權律身邊。前妻與權律見面。前妻表示雖然對不起權律但是還是希望做三個孩子的媽媽,權律表示可以做媽媽但是不可以做妻子。南多貞與權律見面。南多貞發現權律有心事權律表示沒有並且對南多貞表達了思念。兩人一同坐車回家,權律靠在南多貞的肩頭睡著了,南多貞看著權律的睡顏微笑但最後還是先行回到醫院。朴俊基與權律見面要求前妻回到自己的位置但權律只答應讓前妻做回母親。這一事實被門外的我們聽到,我們震驚。權律與我們交談讓他見媽媽,我們卻憤怒的表示沒有這樣的母親。權律與南多貞在醫院會面。南多貞的一番解答讓權律豁然開朗準備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但南多貞還是表示要與權律分手。權律離開,南多貞追​​上卻沒有說一句話。權律辭掉總理職務並且準備重新開始自己的事業。辭職後的權律在大街上游盪,南多貞接到徐慧珠的電話知道了權律辭職的消息並著急的去找權律,最後兩人在曾經走過的路上見面。權律問南多貞沒有自己是否活得下去。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集權律總理地位不保

   權律與南多貞相約在教堂見面.權律拿出戒指想對南多貞求婚。但南多貞一臉難過走進來並且哭倒在權律懷中,權律震驚,手中的戒指也掉落在地上。權律安慰並理解了南多貞。相談甚歡之後兩人開始尋找剛剛掉落的戒指。南多貞找到了戒指但對權律撒謊說沒有找到並且自己藏好了戒指。權律來到青瓦台與總統談話。權律堅持對明心集團進行搜查但總統不同意並且表示不要讓自己為難。而後與朴俊基商討如何換掉總理權律。南多貞與姜仁浩在咖啡館見面。南多貞提出要見前妻一面但姜仁浩執意拒絕並提出拒絕理由。但南多貞的解釋讓姜仁浩無法拒絕南多貞的請求並露出了哀傷的情緒。南多貞在總理公館前遠望權律,在接到權律電話後卻撒謊自己與朋友外出遊玩,最後被權律發現。兩人而後去路邊攤小坐談心,南多貞表示與權律沒有共同的回憶讓權律深思。權律與南多貞在路上行走,權律表示要一步一步走向南多貞,讓想要離開權律的南多貞又難過又感動。徐慧珠發現朴俊基似乎在隱藏一份文件,於是在下班之後又回到朴俊基辦公室想查看文件的內容,最終被朴俊基發現,兩人經過爭執徐慧珠為了保全權律的總理地位告訴了朴俊基前妻還活著的事實。南多貞在姜仁浩的安排之下與前妻見面,前妻認為南多貞是希望自己不再與總理和孩子有所接觸但南多貞勸說前妻回到自己的位置,做三個孩子的媽媽。之後姜仁浩安慰南多貞,南多貞流淚露出哀傷的情緒。總理與南多貞互送禮物氣氛曖昧,但南多貞之後問權律是否願意知道真相並且告訴權律滿天星的傳說。在傳說訴說的背景之下,南多貞安排了權律與前妻的見面,兩人震驚。南多貞與孩子道別並離開公館,權律在接到我們電話之後知道南多貞離開了自己,馬上去追南多貞,終於在南多貞父親的醫院前追到南多貞。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集權律妻子依然健在

   權律向南多貞表達愛意,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會愛上她,驚喜之下流下了感動的眼淚,權律深情的注視著南多貞,發誓會好好愛南多貞一輩子,兩人在房中交談的時候權萬歲推門走了進來。權律見小兒子忽然走進房間,難堪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權萬歲來到南多貞的身邊,責怪南多貞不回房陪他睡覺,說完話權萬歲扭頭看到父親的床鋪上有二個枕頭,立即意識到了南多貞打算與父親一起睡覺。南多貞見權萬歲胡言亂語,情急之下連哄帶騙將權萬歲拉出房間。權律的妻子樸娜英並沒有死去,為了見權律一面,樸娜英來到公館外面徘徊,公館女負責人見樸娜英神色異常,警疑之下上前盤問,樸娜英慌亂之下趕緊離開了公館。事後權律來公館工作,一名安保人員向權律透露之前有個女人來公館徘徊,權律並不知道保安口中的女人就是妻子樸娜英,與保安談完話之後向工作地點趕去。朴俊基打算安排徐慧珠與妻子一起共事,樸夫人得知朴俊基的安排,情急之下來到朴俊基面前提出異議,雖然樸夫人不肯與徐慧珠共事,但朴俊基依然堅持錄用徐慧珠。樸娜英坐在房中想起了與姜仁浩見面的情景,姜仁浩帶病打電話給樸娜英,與朴娜英在餐廳見面,樸娜英面對姜仁浩將當年發生的事情真相說了一遍,當年樸娜英拋家棄子與姜仁浩的哥哥姜秀浩私奔,姜秀浩開車送了樸娜英一段路,忽然改變主意勸說樸娜英回家,樸娜英沒有料到姜秀浩會改變私變計劃,悲痛之下在車中大喊大叫,姜秀浩在勸說樸娜英的時候失誤駕駛汽車衝下了山坡。南多貞得知姜仁浩生病,專程抽空去姜家探視姜仁浩,事後南多貞回到家中與權律見面,將探視姜仁浩的經過說了一遍,權律非常關心姜仁浩的情況,總覺得姜仁浩生病請假是不尋常的事情。南多貞談完了姜仁浩的事情,暗示權律應該吃醋生氣,權律回過神來配合南多貞,數落南多貞隻身一人上姜仁浩家中探訪,雖然權律是逼不得已演戲,南多貞聽在耳中卻是受用之極。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集權律愛上南多貞

   南多貞向權律表達愛意,權律驚訝的看著南多貞,認為南多貞是在開玩笑,南多貞一本正經看著權律再次表達愛意,權律見南多貞的神色非常嚴肅,半信半疑中站在當場看著看南多貞。第二天權律與孩子們吃早餐,權國家發現情況不對,總覺​​得你們權律與南多貞似呼吵過架,最小的權萬歲索性直接詢問權律是否與南多貞吵過架,權律沒有料到孩子們心思縝密,驚訝之下否認了與南多貞吵過架。坐在一邊的南多貞也擠出笑臉看著孩子們,一再聲明沒有與權律吵過架,最大的權我們不相信南多貞的話,提醒兩個大人以後吵架最好提前明示。在三個小孩的注視中,權律只覺有些難堪,隨後起身謊稱已經吃飽飯,南多貞見權律離去,趕緊起身跟著權律來到客廳的過道上,權律見南多貞出來止住了前進的步子,南多貞來到權律身邊只覺有千言萬語想說,但一時之間又不知從何開口,權律沒有心情與南多貞交談,提醒南多貞收拾物品去政府工作。權律帶著南多貞來到了大學時候的圖書館,兩人在圖書館聊了幾句話已是吃飯時間,權律帶著南多貞來到大學食堂吃飯,在吃飯過程中權律透露自己以前讀書一直拿第一名,南多貞不太相信權律的話,認為權律是在吹牛。權律忽然一本正經看著南多貞,希望南多貞能透露初戀發生的經過,南多貞一聽權律提起初戀,遲疑片刻半開玩笑透露在幼兒園時代認識一個小男生,當時小男生許下諾言要娶南多貞為妻,結果後來小男生搬家失去了音訊。談完了小男生南多貞接著談起了小學四年級的戀情,當時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帥哥深受女生喜歡,結果該名帥哥卻喜歡上了南多貞。權律聽完南多貞講述的所謂初戀經過,哭笑不得之下提醒南多貞不要曲解初戀的含義,所謂初戀是兩個人有一起相愛,南多貞講述的經歷頂多是單戀。南多貞見權律認真嚴肅想知道她的初戀,無奈之下只得開口打算將初戀的事情說出來,話到嘴邊南多貞猛然回過神來,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向權律講述初戀的事情。權律在一處沿海地區辦工,南多貞將三個孩子帶到沿海地區,趁著權律休息的時候來到房中與權律相見,權律見南多貞不請自來有些驚訝,南多貞露出笑容透露孩子們在公館待得太久,因此她帶著孩子們來海邊遊玩散心。權律去開會的時候南多貞帶著三個孩子來到海邊的沙灘玩耍,正當南多貞站在一邊看著三個孩子玩耍的時候,姜仁浩從一邊走了過來,南多貞一見姜仁浩來到立即驚訝的詢問姜仁浩為何不去參加會議,姜仁浩苦笑著自我解嘲,認為自己是低級職員不能參加高層的會議。深夜,南多貞與權律在一處過道上聊天,南多貞已經知道了權律的感情往事,她勸說權律不要活在過去,應該大膽地向前走,一想到權律依然對死去的妻子充滿愧疚,南多貞立即指出權律沒有害死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之所以死完全是天注定,跟任何人沒有一點關係,將心中想法說完之後,南多貞從權律身邊走了過去,慢慢地走進了一幢商場裡面。權律站在過道上沉默不語,心中已是百轉千迴。南多貞在屋中教三個孩子彈鋼琴,三個孩子坐在鋼琴旁邊胡亂彈琴,最小的權萬歲故意胡亂摁鋼琴鍵,在孩子們的笑聲中,有人打電話給南多貞,南多貞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姜仁浩打來的電話。姜仁浩將南多貞約到戶外見面,待南多貞來到戶外,姜仁浩一聲不吭忽然上前摟住了南多貞,南多貞沒有料到姜仁浩會摟她,驚訝之下站在當場說不出話來。姜仁浩摟抱完南多貞臉上的神色愈發悲痛,本來南多貞以為姜仁浩會說出一些機秘信息的時候,姜仁浩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開口說了幾外字忽然離開了南多貞。權律在屋中大膽向南多貞表白,透露已經情不自禁愛上了南多貞,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會愛上她,驚喜之下站在當場深情的看著權律,權律表白完畢握住了南多貞的手,當場發誓一輩子會緊緊握住南多貞的手,南多貞感受著權律溫暖有力的大手,感動之下雙眼露出幸福的神色,含帶著喜悅的笑容注視著權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集權律遇襲住院

   權律遇襲被姜仁浩和南多貞緊急送往醫院,幾名醫生將權律抬到病床上向手術室方向趕去,南多貞非常擔心權律的情況,一路跟隨一邊呼喊權律,權律處於昏迷狀態中,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幾名醫生將權律拉到了手術室外面,南多貞依然依依不捨不忍離開權律,直到醫生提醒南多貞要替權律做手術,南多貞才離開權律讓醫生推著權律進入手術室。權律被推入手術室開始進行手術,醫生替他戴上了氧氣罩以及其它搶救儀器,權律在手術室接受搶險的時候,徐慧珠氣喘吁籲聞訊趕到了醫院。權律做完手術依然處於昏迷狀態中,姜仁浩帶來了食物勸說南多貞食用,南多貞因為權律沒有甦醒心情非常差,姜仁浩非常理解南多貞的心情,關愛之下笑稱自己是南多貞的守護天使,分享者影視,因此南多貞必須要按照守護天使的要求進食。雖然姜仁浩努力安慰開導南多貞,南多貞卻依然沒有胃口進食,姜仁浩沒有氣餒提醒南多貞吃了飯才有力量照顧權律,在他的勸說下,南多貞終於願意進食。進食完畢南多貞來到了權律的病房中,權律依然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南多貞擔憂之下坐到病床旁邊自言自語,由於權律沒有甦醒過來,南多貞毫無遮掩將內心的一些真實想法說了出來。數日過後在醫生的精心治病下權律傷勢癒合醒轉過來,南多貞來病房探視的時候,權律正在與孩子通電話,南多貞見權律精神良好,欣慰之下坐到病床旁邊,透露權律的孩子都非常擔心權律的情況。權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透露南多貞之前在他昏迷的時候自語稱有話想說,南多貞一聽權律記起當初的事情,心中一緊否認了權律的猜測,權律受到否認不太甘心,依然堅持當初昏迷的時候南多貞就坐在病床前自語稱有話想說,南多貞見權律揪住之前的事情不放手,心生一計提醒權律應該放屁,權律一聽南多貞提起放屁,驚訝之下不知南多貞葫蘆裡面賣什麼藥。南多貞見轉移了權律的注意力,立即提起做手術的人甦醒過後必須放屁,如此方能正常進食飲水,權律對南多貞的話哭笑不得,認為放屁的事情不能強求只能隨意,南多貞正愁沒有機會逃走,趁機提醒權律趕緊放屁,說完話她起身離開病房以便讓權律有空間放屁。權律無法想明白南多貞為何忽然提起放屁的事情,一見南多貞離去,權律一臉狐疑坐在床上若有所思。權律出院之後與南多貞和孩子們到遊樂場玩耍,權國家在玩耍過程中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權萬歲見權國家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欣喜之下與南多貞走出了遊樂場,趁著父親權律站在遊樂場外面,權萬歲透露姐姐權國家稱呼南多貞為媽媽,權律不聽則已,一聽之下有些驚訝的看著南多貞,南多貞並沒有露出過多的驚喜,而是露出微笑看著權律。權律與徐慧珠來到大學母校散步,看著母校寬廣的操場,權律感概之下與徐慧珠談起以前讀書的事情,當初徐慧珠上初二的時候非常調皮,徐慧珠雖然調皮卻在某次被權律搭救。徐慧珠與權律從母校歸來遞交了辭職信,權律無法接受徐慧珠辭職的行為,感傷之下深夜與南多貞見面,分享者影視,將徐慧珠辭職的事情說了出來,一想到跟隨自己二十多年的得力助手徐慧珠辭職,權律傷感的看著南多貞,心中非常擔心南多貞在某天也會像徐慧珠那樣離去。為了化解心中擔憂,權律深情的看著南多貞,提醒南多貞如果打算離去必須提前告知,以免遭受突如其來的離別打擊,南多貞見權律心情失落,一臉深情看著權律,開口表明心中想法,透露自己已經喜歡上了權律。權律沒有料到南多貞會表白,驚訝之下睜大眼睛看著南多貞,提醒南多貞不要開玩笑,南多貞一本正經看著權律,深情地再次重複確實已經喜歡上了權律,權律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南多貞,一想到當初兩人是合約結婚並非真情實意結婚,權律半信半疑看著南多貞,依然無法接受南多貞表白的行為,在權律的目光注視下,南多貞沒有再說一句話,而是一往情深地註視著權律,兩人相隔一米註視著對方久久沒有開口說話。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集南多貞父親離開醫院下落不明

   權律帶著南多貞在餐廳中用餐,用完餐上台唱了一首歌曲,南多貞驚嘆於權律動聽的歌聲,離開餐廳誇讚權律唱歌非常好聽權律說可以答應南多貞願望,南多貞說了不寫日誌和讓總理保持髮型兩個,權律都非常爽快地答應了,這讓南多貞十分吃驚。南多貞的第三個願望是讓大兒子權我們學音樂,總理說會考慮。而總理要對南多貞說的話竟是讓她搬出公館,離開權律和孩子。姜仁浩來到醫院看望大哥,當年大哥與一名有夫之婦有染,由於一時大意被女方的丈夫欺騙,姜仁浩大哥開車發生危險受傷住院,回想完大哥被送進醫院的情景,姜仁浩難以自持之下失聲痛哭。徐慧珠與權律見面,希望以後可以抽出時間照顧權律的三個孩子,權律沒有接受徐慧珠的提議,勸說徐慧珠應該將重心放到工作上,徐慧珠見權律排擠她,心中立即想起了南多貞,一想到權律平時總是接受南多貞的幫助,徐慧珠悲憤之下認為權律不公平對待她。南多貞來到醫院陪著姜仁浩看望姜大哥,探視完畢南多貞與姜仁浩離開醫院,意外發現父親失踪不見,情急之下南多貞來到權律身邊,將父親失踪的事情說出來,權律一聽南父失踪趕緊派出各個崗位的人員出外搜尋。南多貞心急如焚非常擔心父親,一想到父親出走的時節正是冰冷的冬夜,南多貞不由擔心起父親的狀況來,非常害怕父親會被凍死,權律雖然也非常焦急,但比南多貞鎮靜很多,眼見南多貞心思慌亂急得團團轉,權律提醒南多貞應該打電話給父親。由於南多貞處於悲痛焦急中,權律主動拿起手機打算打電話給南父,結果手機屏氣凝神顯示南父曾經打過電話進來,權律看清手機上的未接來電趕緊回拔過去,南父就坐在一處公車站台下面,一聽口袋中傳出來電鈴聲,南父掏出手機看清了是權律來電,心中得意之下故意不接電話,存心要讓權律著急。姜仁浩開處外出四處尋找南父,與一些相關人員通完電話,他在心中祈禱南父不要遇到什麼危險,剛剛接完了一個電話,有人打來電話給姜仁浩,透露國會大門口出現了南父親,姜仁浩驚喜之下趕緊開車向國會大門趕去。南父來到國會大門想見女兒南多貞,兩名守衛就是不放行,勸說南父趕緊離去,南父不依不撓向兩名守衛透露身份,聲稱是韓國總理的岳父,由於兩個守衛不相信他的話,他佯裝要離去,趁著兩個守衛不注意忽然又來里面衝。姜仁浩開車來到國會門口,下車看清了門外的人是南父,緊崩的神精神立即鬆弛下來,在姜仁浩的帶領下,南父終於與南多貞見面。南多貞見父親平安無事被找到,欣喜之下數落父親亂跑,南父無心與女兒談話,目光移到權律身上,提出要跟權律交談,權律不敢拒絕南父的要求,趕緊點頭將南父領到辦公室坐下。南父在權律家中暫住,南多貞帶著權律的兩個小孩子來到教堂聽歌曲,姜仁浩也來到了教堂中,就坐在南多貞後排的位置,南多貞見姜仁浩出現,驚喜之下與姜仁浩搭訕。南父在權律家中住了幾天準備離去,離去之時他專程掏出幾張鈔票送給權律的三個兒子,三個小孩接過南父贈送的鈔票,站成一排目送南父離去。權律與姜仁浩以及徐慧珠談論調查某個公司的事情,一想到外界一直在反對政府調查該公司,權律面色堅定堅持一定要調查個水落石出。記者們來到政府大門外面採訪權律,權律當著所有人的面保證一定會還天下一個公正,南多貞就站在一邊傾聽,權律向記者們表完態,扭頭向南多貞看了過去,兩人會心對視相繼露出笑容。記者們被權律的態度感動,紛紛帶頭鼓掌以示支持權律,站在人群中的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慢慢向權律靠了過去,趁著權律不防備的時候掏出匕首在權律腹部扎了一下,權律立即感覺到了被利器扎破身體的劇痛感,驚駭之下不由自主跌倒在地上,襲擊者見權律倒地,轉身撒腿逃離了人群,幾個警衛見有人逃跑,立即拔腿緊緊追了出去。南多貞已經發現權律遇襲,驚駭中快步來到權律身邊蹲下,權律由於疼痛慢慢昏厥過去,南多貞抬起放在權律身上的手掌一看,赫然發現手掌沾上了血紅的鮮血。一想到權律隨時有可能死去,南多貞急得大聲呼喊權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集南多貞與姜仁浩被記者圍堵

   南多貞與姜仁浩走出房間險些被樸夫人發現,好在姜仁浩機智的與南多貞靠牆站住扮成情侶模樣,兩人才躲過了樸夫人的尋找。樸夫人急著向一間房間走去,轉眼功夫便消失在了姜仁浩與南多貞的眼中,姜仁浩長長鬆了口氣,帶著南多貞向賓館外面走去,走過一個拐彎角的時候兩人赫然發現一群記者站在前方。帶頭的記者雨哲扭頭看到了姜仁浩,立即與其它記者圍上來追問姜仁浩為何與南多貞在一起,姜仁浩雖然心中慌亂,依然故作鎮靜提醒雨哲不要亂採訪,雙方僵持不下間權律趕了過來,記者們一見總理來到趕緊畢恭畢敬站定不敢再採訪姜仁浩,權律數落完記者帶著南多貞向房中走去。姜仁浩獨自一人走出賓館遇到了徐慧珠,一見徐慧珠也來到了賓館,姜仁浩好奇的詢問徐慧珠為何來賓館,徐慧珠平靜自若看著姜仁浩,將聽到記者發布消息對外宣傳在賓館發現南多貞的事情說了一遍。南多貞跟著權律回到屋中,一想之前緊張的局面,南多貞如釋重負之下與權律交談,由於心情緊張,南多貞一不小時險些將兩人假結婚的事情說了出來,權律已經發現了衣櫃中藏著人,一聽南多貞要將假結婚的事情說出來,情急之下上前親吻南多貞。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會親吻她,驚訝之下站在原地說不出話來。權律親吻完了南多貞,躡手躡腳來到衣櫃外面,側耳聽了一下衣櫃中里面的聲音,權律猛然拉開了衣櫃,藏在裡面的樸夫人和兩個女伴沒有料到權律會拉開衣櫃大門,猝不及防之下幾人跌跌撞撞衝了出來。權律看著樸夫人驚訝的詢問三人為何藏在衣櫃中,樸夫人只覺無地自容,趕緊說謊稱是走錯了門。樸夫人生怕權律亂說話,不久之後約見南多貞見面,希望南多貞不要將賓館的事情說出去,南多貞非常好奇樸夫人為何去賓館,坐在樸夫人身邊的李女士一時嘴快透露樸夫人是去賓館捉姦,南多貞聽完李女士的話方才明白樸夫人誤以為徐慧珠與朴俊基有染。樸夫人見李女士說出了實情,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趕緊阻止李女兵繼續說話,南多貞會過意來有心要取笑樸夫人,故意指出徐慧珠不可能看上朴俊基,樸夫人聽出了南多貞話中的嘲諷之意,不悅之下質問南多貞是否認為朴俊基是個沒有媚力的男人,南多貞見激怒了樸夫人,心中竊喜之下依然做出一副焦急的模樣,辨解樸夫人理解錯了她的意思。南多貞無事之餘做了許多布娃娃,權律坐在屋中替南多貞整齊布娃娃,由於沒有耐性權律中途讓南多貞獨自處理布娃娃,南多貞處理完了布娃娃帶到外面出售,權律與南多貞通電話的時候激勵南多貞好好銷售布娃娃。徐慧珠約見朴俊基,故意坐到朴俊基身邊,與朴俊基談起了當年上大學的時光,兩人有說有笑的時候樸夫人怒氣沖天來到了餐廳中,朴俊基一見夫人來到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徐慧珠得意洋洋看著樸夫人,故意向朴俊基透露她專門打了電話喚來了樸夫人。樸夫人一直就認為徐慧珠與丈夫朴俊基有染,眼見徐慧珠光明正大與朴俊基在餐廳中約會,樸會人氣惱之下想狠狠教訓一下徐慧珠,站在一邊的朴俊基生怕事情鬧大,趕緊出手阻攔樸夫人揍人的行為。樸夫人見朴俊基幫助徐慧珠,悲痛之下情緒失控大喊大叫,徐慧珠已經達到了目的,笑容滿面離開了餐廳,朴俊基想起了一件事情,不顧樸夫人在場,撒腿追出餐廳在過道上攔下了徐慧珠。徐慧珠見朴俊基追出來,立即提起當初賓館發生的事情是朴俊基從中搗鬼,因此她是替權律出一口惡氣,故意假意與朴俊基見面,最後又故意把樸夫人叫到餐廳。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集權律智答雨哲記者叼鑽的提問

   姜仁浩來到宴會現場查看工作人員佈置情況,扭頭看著總理與南多貞的專座,姜仁浩不由自主回想到了與南多貞在一起的晚上,當時姜仁浩由後方摟住南多貞大膽示愛,回想完當時的情景,姜仁浩內心感概萬分。南多貞依然躺在床上睡覺,權律已經梳洗完畢穿上了整齊的西服,一見南多貞還沒有起床,權律立即來到床邊催促,南多貞從床上坐了起來,忽然面色痛苦大呼頭痛,權律認為南多貞是喝了很多酒的原因,由於宴會時間即將到來,權律再次催促南多貞起床。南多貞皺著眉頭再次從床上坐了起來,由於昏昏沉沉頭痛欲裂,她當著權律的面又躺在床上睡去,權律對南多貞的行為哭笑不得,考慮到宴會時間即將到來,他將南多貞身上的被蓋拉開,要求南多貞必須盡快起床。南多貞無奈之下起床梳洗完畢,穿上外衣與權律來到宴會現場,記者雨哲有心要為難權律,當著所有人的面質問權律與南多貞是否是合同假結婚,在眾人的注視下,權律有些驚訝的看著雨哲,隨後心生一計找了一個理由圓滿的化解了雨哲的提問,坐在雨哲身邊的記者聽完權律的話信以為真,有些氣惱地將雨哲拉回到椅子上坐下。本來南多貞非常緊張,一見權律不動聲色化解記者提問的危機,欣慰之下長長鬆了口氣,由於之前喝過很多酒,南多貞只覺身體不適險些想吐,坐在會場的記者們見南多貞想吐,不約而同認為南多貞懷上了權律的孩子,權律受到誤會哭笑不得,趕緊解釋南多貞是身體不舒服。會後權律回到休息室休息,徐慧珠走進休息室誇讚權律在宴會上的機智表現,一想到​​權律成功化解雨哲提出的合同結婚提問,徐慧珠認為權律並不喜歡南多貞,只是因為情勢所逼才說了一些子虛烏有的理由。樸夫人一直懷疑徐慧珠色引她的老公朴俊基,徐慧珠對樸夫人哭笑不得,趁著樸夫人站在面前氣急敗壞的模樣,徐慧珠大大列列從樸夫人身邊走了過來,陪同樸會人一同前來的兩個官太太見徐慧珠目中無人,憤憤不平之下挽胳臂擼衣袖打算教訓是徐慧珠,樸夫人趕緊勸阻兩個女伴,她認為應該想其它辦法教訓徐慧珠。權律帶著全家人遊玩,朴俊基出現希望能與權律談話,南多貞心知不能打擾兩人談話,於是帶著幾個孩子離去,幾人離去之後朴俊基提出以後不定時帶幾個孩子回家玩耍,權律二話不說同意了朴俊基的要求,朴俊基見權律如此爽快,轉入正題提醒權律不要因為南多貞忘記原來的妻子。姜仁浩送文件給權律,路上遇到了南多貞,南多貞站在路上發現姜仁浩過來,驚訝之下點頭以示招呼,姜仁浩心中升起了酸楚,同樣點頭向南多貞打了一個招呼。權律坐在辦公室批閱文件的事情目光移到手掌上,受傷的手上纏著一圈繃帶,帶子上面寫著一些祝福話語,不等權律好好觀瞧繃帶,姜仁浩走進辦公室將資料文件遞給權律,權律接過文件之後姜仁浩提出請假兩個小時,權律見姜仁浩請假,意識到了姜仁浩沒有吃晚飯,於是批准姜仁浩去吃飯。南多貞在賓館中遇到了姜仁浩,由於雨哲帶著一批記者跟踪到了賓館中,姜仁浩悄悄帶著南多貞離開房間,兩人向前走了沒多遠遇到了雨哲和其它記者,雨哲當先追問南多貞來賓館的意圖,姜仁浩趕緊替南多貞回答,聲稱南多貞是來賓館會見重要的人,雨哲並不相信姜仁浩的話,不依不撓追問南多貞,緊急關頭中權律出現,一見南多貞與姜仁浩被記者包圍,權律計上心來謊稱與南多貞來賓館紀念結婚紀念日,輕輕鬆鬆就化解了記者們的逼問。記者離去之後權律開車帶著南多貞離去,兩人回到屋中休息的時候,南多貞想到在賓館遇到記者的情景依然心有餘悸,一想到權律沒有惹上什麼麻煩,南多貞如釋重負之下將之前的心情說了出來,透露當時非常害怕權律遇到麻煩,權律知道南多貞非常擔心他,聽完南多貞的話他讓南多貞不要再說話,南多貞以為權律生氣,嚇得趕緊閉嘴收聲,不料權律忽然伸手摟住了她。兩人靜靜地在房中擁抱,誰也沒有再說一句話。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集權律馬路搭救南多貞受傷住院

   南多貞來到馬路上尋找權我們,由於分神沒有註意從一側行駛過來的貨車,好在權律出現二話不說將南多貞拖到了馬路旁邊,兩人倒地的一瞬間貨車呼嘯從路上穿行過去,南多貞躺在地上驚魂未定看著權律。權我們就藏在不遠處,由於南多貞遇到了車禍,他悄悄站在不遠處的隱蔽地點探出身子向南多貞這邊看過來,南多貞躺在地上根本沒有發現權我們,權律也沒有註意到自己的兒子權我們就藏在遠處。權律躺在地上沒好氣地看著南多貞,數落南多貞粗心大意過馬路不看車流,南多貞自知不對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權律剛想站起來的時候發現身體受傷無法站立。南多貞回到總理室召開​​新聞發布會,向記者們透露權律遇到車禍的事情,記者們沒有料到權律會遇到車禍,關切之下向南多貞追問情況。徐慧珠關心權律的傷勢,來到醫院病房探視權律,權律穿著病號服從一邊走了過來,徐慧珠關切之下詢問權律因何受傷,權律經徐慧珠一問,立時回想起了當時被南多貞身體壓住手指受傷的情景,一想到是被徐慧珠拖累,權律陰陽怪氣笑稱是被五十公斤的大石頭壓住。南多貞聽出了權律是在說她,憤憤不平之下透露自己體重不到一百斤,徐慧珠要來就對南多貞充滿敵意,一聽是南多貞害得權律受傷,她立即扭頭充滿敵意看著南多貞。不等徐慧珠訓斥南多貞,權律忽然聽到病房門口吵吵鬧鬧,直到姜仁浩說明原因,權律才知道是記者打算進房來採訪他,由於受傷想清靜一下,權律叮囑姜仁浩將記者趕走,剛剛叮囑完姜仁浩,權律又想起了過幾天還要開會,於是順帶讓姜仁浩將開會的日期也取消。兩名記者蹲在餐廳轉角處打算跟踪南多貞,不等兩人有所行動,姜仁浩從一邊走了過來,沒好氣地責備記者總是喜歡窺探他人隱私,兩個記者一見是姜仁浩來到,嚇得趕緊恢復正常站立姿勢看著姜仁浩,姜仁浩猜出了兩個記者是想弄一些花邊新聞,於是開誠公佈宣稱自己與南多貞沒有任何不正常的關係,兩名記者沒有撈到好處只得轉身離去,其中一名記者離去之時請示姜仁浩不要將兩人採訪的事情告訴給南多貞知道。權律為了拉近與孩子們的關係,專程買了一份禮物送給權國家,權萬歲見權律不送禮物給他,傷心之下起身離開客廳,端著食物進來的南多貞發現權萬歲不見,立即向權律詢問原因,權律一臉愧疚自責忘記買禮物給權萬歲。一名記者來到南多貞父親的病房中,與南父談起了南多貞與權律結婚的事情,南父已經知道女兒南多貞與國家總理結婚,雖然男方是一國之主,南父卻是平靜自若稱自己當時根本不知道,直到從報紙上看到了新聞才知道了事情經過,記者採訪完南父離開了醫院去辦理其它事情,來到目的地門口,一想到已經掌握到了南多貞相關的重要新聞線索,記者不由手舞足蹈險些樂出聲來。樸夫人晚上坐在床上閱讀一本女性俘獲老公心靈的書,看完書本樸夫人拿起一瓶香水在身上噴了幾下,朴俊基從外面歸來回到房中,一見妻子衣著單薄,狐疑之下眼中露出不解。樸夫人心知不能透露實情,謊稱早暖氣太熱所以才穿得少,朴俊基聽完妻子的話沒好氣地要求妻子離去,樸夫人本來想好好侍侯朴俊基,受到朴俊基冷眼對待之後難以自持吼了一聲。直到與朴俊基冰冷的眼神對視,樸夫人才回過神來,可憐吧吧聽從朴俊基的要求離開房間。姜仁浩與徐慧珠來到權律家中做客,與權律談起了結婚的事情,權律對南多貞已經產生了感情,當著徐慧珠的面表示就算以後合約到期,兩人分開居住,他依然一往無前支持南多貞做任何事情。南多貞趴在書房的木桌上睡了過去,權律從書房外面走了進來,一見南多貞醉成一潭爛泥,權律趕緊來到南多貞身邊輕輕呼喊,南多貞由於醉得非常嚴重,任憑權律如何呼喊依然一動不動,權律見南多貞睡得跟死豬一樣沒有反應,無奈之下只得走到一張辦公桌前坐下,腦海裡面回想起了與南多貞在一起的情景,一想到是與南多貞假結婚,權律開始對未來生活產生了迷茫無助感。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集南多貞帶權律到民間吃喝玩樂

   臨睡之前南多貞捧著一本故事書念讀故事給權律聽,結果念了一會兒南多貞昏昏沉沉睡了過去,權律哭笑不得看著昏睡中的南多貞,悄悄將故事書拿到手中繼續閱讀。南多貞在睡夢中慢慢靠到權律的肩頭,權律生怕南多貞睡得不舒服,趕緊輕輕地將南多貞扶到床上躺好,南多貞忽然從睡夢中甦醒過來,一見權律坐在身邊立時驚恐的坐床上坐了起來,質問權律在床上做什麼。權律受到冤枉哭笑不得,透露是想讓南多貞睡得更舒適一些,南多貞不相信權律的話,開口直呼權律是色狼,權律身為國家總理還從沒被人稱呼為色狼,惱怒之下他離開房間在門外獨自生悶氣。一天權律回到家中忽然聽到鋼琴室傳出一陣悅耳的琴聲,立時間他的臉上升起驚訝的神色,快步向鋼琴室走了過去,南多貞並不知道權律向鋼琴室走來,她坐在鋼琴中間帶著萬歲與國家姐弟兩人彈琴。權律來到房門口產生了錯覺,將南多貞看成了新任妻子,直到他閉上眼睛再次觀瞧才恢復了正常視覺。南多貞發現權律出現,趕緊解釋是在教萬歲彈琴,國家顯然知道權律平時從不允許他人進入鋼琴室,惶然之下趕緊強行拉走了萬歲,南多貞知道是自己不對,正想好好解釋的時候權律一聲不吭轉身就走。南多貞帶著權律到普通飯店用餐,權律一改總理的架子陪著南多貞用餐,南多貞非常開心,大呼終於獲得了自由,權律不解之下意識到了南多貞將總統府當成了監獄,於是詢問南多貞是否在總統府生活得不習慣。南多貞一邊喝酒一邊吃菜,在酒意的驅使下她將心中感想說了出來,權律一聽之下方知南多貞喜歡逛街運動,由於總統府防衛森嚴,南多貞只覺像是一只被關在籠子中的小鳥。南多貞在用餐過程中夾了一條肉腸給權律食用,權律忽然將南多貞看成了前任妻子,一想到前任妻子他的心情急轉直下,沒好氣地拒絕南多貞夾菜的行為,南多貞見權律不想吃肉腸,索性自個兒夾起肉腸慢慢咀嚼。兩個新聞記者來到飯店中用餐,南多貞一眼發現了兩人,由於擔心兩人會寫一些花邊新聞,南多貞低聲提醒權律小心行事,權律扭頭看了兩個記者一眼,隨後悄悄來到前台結賬,南多貞生怕被兩名記者認出來,戴上帽子來到了權律身邊叮囑權律趕緊離開飯店。前台老闆認出了權律,驚喜之下說話的聲音大了很多,南多貞一個激靈向兩名記者看了過去,恰好跟兩名記者的視線撞到了一起,眼見自己已經被發現,南多貞趕緊跟權律快步逃離飯店。幾個跟著權律一起來的保鏢見權律忽然奔逃,情急之下一邊呼喊權律一邊追了出去,兩名記者已經發現了權律和南多貞在一起,兩人顧不上吃飯撒腿跟了出去。權律拉著南多貞的手一路狂奔,身後的幾名保鏢氣喘吁籲跟在後方,兩名記​​者為了得到了些花邊新聞,陰魂不散地跟在最後方。權律帶著南多貞跑進了一條胡同里面藏好,兩名記者從胡同外面跑了進來向前方跑了過去,權律帶著南多貞從胡同中間的一條拐角處走出來,確認記者已經跑遠,兩人繼續手牽手在大街上狂奔,由於很久沒有體驗到刺激的狂奔運動,權律與南多貞只覺身心無比舒暢。權律的大兒子我們缺少管教平時總是跟一幫不良青年混在一起,一次我們跟幾個青年在台上演奏樂曲,南多貞忽然出現在了台下,我們一見南多貞出現,不悅之下跟南多貞來到戶外談話。南多貞希望我們好好學習,我們完全不將南多貞的教導放在眼中,指出南多貞並非他的親生母親,所以沒資格管教他。由於嫌南多貞煩人,我們轉身離去,南多貞回過神來快步向我們追了過去,腦海裡面回想我們之前說的話,漸漸意識到了自己似呼無意識開始關心權律一家人的生活。穿過一條馬路的時候,南多貞由於走神沒有發現旁邊駛來了輛卡車,直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卡車離她已經非常近了。眼看南多貞就要喪命於車輪下,權律從一邊跑了過來,二話不說伸手抱住南多貞向一旁倒去,兩人倒在地上的時候卡車從一邊開了過去,南多貞依然沒有從驚慌中恢復過來,呆呆地註視著搭救她的權律。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韓劇>總理與我分集劇情 ...EP6大結局

6集權律參加萬歲在幼兒園的晚會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集南多貞與權律結婚

   南多貞去醃菜館採訪明星RUBY,朴俊妻子故意為難南多貞,好在權律及時出現帶走了南多貞,兩人向前走了沒多遠停了下來,權律一本正經看著南多貞提出結婚,南多貞有些驚訝的看著權律,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話才好。權律嚴肅的看著南多貞,提起了南父患上絕症時日不多的事情,南多貞一聽之下誤以為權律是在同情她,於是決定不結婚,權律見南多貞不同意,心中想到了兒子萬歲非常喜歡南多貞,於是立場堅定希望能跟南多貞結婚,南多貞見權律真的願意結婚,最後只得答應了他的要求。權律回到辦公室為結婚做好準備,慧珠得知權律要結婚,立即與姜仁浩走進辦公室,勸說權律不要草率做出結婚的打算,權律實際上也不知道自己結婚的做法是否正確,但是一想到當初跟南多貞扮演戀人,要是再不結婚勢必名聲受到影響,所以思前想後權律決定跟南多貞結婚。慧珠見權律主意已定,無奈之下離開了辦公室,跟在後主的薑仁浩見慧珠面色有異,於是關懷地詢問慧珠的情況,慧珠正因為權律結婚的事情生氣,一聽姜仁浩多管閒事關心他人,慧珠立即轉移話題指出姜仁浩肯定對南多貞有好感。朴俊基妻子回到臥室與朴俊基談起了南多貞結婚的事情,一想到南多貞以後結婚變成總理夫人,樸梭基妻子憂心仲仲生怕南多貞以後會搶奪會所所長的位置,樸梭基一聽妻子總是喜歡談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惱怒之下起身離開臥室,準備在書房過夜,朴俊妻子見朴俊基要去書房過夜,情急之下連聲認錯。萬歲得知南多貞要跟父親權律結婚,心中歡喜不已,權律的女兒和大兒子卻非常仇視南多貞,趁著南多貞來總理府竄門,權律女兒毫不客氣看著南多貞,提醒她以為休想在權家獲得應有的地位,南多貞沒有料到權律女兒如此敵視她,驚訝之下不知說什麼話才好。權律從一邊走了過來,小女兒和大兒子趕緊做出畢恭畢敬的模樣行禮,待孩子們離去,權律看著南多貞指出自己的孩子受過良好的家教,以後應該不會為難南多貞,說完話轉身離去,南多貞卻是哭笑不得的表情,回想到之前被權律女兒警告,她漸漸覺得權家上下個個為人古怪。權律搭乘直升機去辦事,姜仁浩與南多貞隨行,路上慧珠打電話給權律,由於直升機的噪聲太大,權律完全沒有聽到口袋中傳出的手機來電聲音,直到坐在身邊的南多貞大聲提醒,權律才回過神伸手往口袋裡掏手機,由於手機藏在胳肢窩的口袋裡面,權律摸了半天也沒有摸到手機,無奈之下只得要求南多貞幫忙拿手機。南多貞伸手幫助權律拿出了手機,在權律的指示下摁下了接聽鍵,權律接聽完電話想讓南多貞放回口袋中,南多貞卻失手將手機扔到了地板上,權律見狀哭笑不得,與南多貞同時彎腰撿拾手機,結果兩人頭碰頭叫苦不迭。坐在一邊的薑仁浩有心想笑卻又不便發笑,最後解開安全帶拾起手機還給了權律。婚禮如期進行,南多貞在更衣室穿上了白色婚紗服裝,南父來到婚禮現場做伴郎,帶領南多貞來到婚禮現場跟權律見面,權律與南父寒暄幾句,帶著南多貞來到婚禮主持人面前正式進行婚禮。婚禮結束兩人回到住處休息,南多貞一改溫柔的模樣,要求權律不能跟她一起同房,權律沒有料到南多貞會如此蠻不講理,惱怒之下回到客廳來回踱步思忖計策,南多貞在房中發現權律遺落的手機,恰好有人打電話給權律,南多貞趕緊拿起手機接聽,一聽之下大吃一驚,來電稱透露兩人的住處潛藏著間諜。權律想好了對付南多貞的辦法,他來到院子裡面打算找南多貞的時候,南多貞神色慌張走了過來,正想將之前聽到的電話內容說出來,想提醒權律附近有間諜活動,不料權律不允許她先說話,忽然開口提議修改結婚的協議內容,此時兩個黑衣男人出現在不遠處的過道上,一聽權律說話立即探頭張望,南多貞生怕權律說多了話會洩露一些機秘信息,情急之下張嘴親吻權律,權律沒有料到南多貞忽然親吻他,一時之間驚得呆站原地閉嘴禁聲。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3集權律決定跟南多貞結婚
       清晨,南多貞從熟睡中甦醒過來,睜眼一看發現房間的環境不是自己的房間,南多貞立時面色一變迅速從床上坐了起來,仔細掃視完房間一遍,南多貞心知住到了他人的家中,情急之下趕緊來到窗戶旁邊向外看去。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2集權律當上總理
       雨哲打算找南多貞詢問緋聞的事情,一個同事做了過來,跟雨哲談起南多貞受人指使收錢與權律發生緋聞的事情,藏在一邊的南多貞聽完之後憤怒的看著權律,認為是權律在污衊她。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1集權律與南多貞傳出緋聞
       韓國最年輕的總理權律設宴款待各界來賓,記者們趕到宴席現場,待權律拉著南多貞的手紛紛爭搶拍照,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南多貞笑容滿面跟著權律站到宴席台上,兩人相視而笑滿是幸福之意。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理與我》(韓語:총리와나),為韓國KBS2013129起播出的月火迷你連續劇。由曾執筆《新娘18歲》、《雪之女王》、《拜託小姐》等劇的編劇組合金銀姬、尹恩景,與《童顏美女》、《廣告天才李太白》李昭妍導演合作打造,講述獨自撫養三個孩子卻是個「工作百分,育兒零分」的總理爸爸,他的家庭突然降臨聖誕禮物般的年輕媽媽後所發生的故事《總理和我》講述瞭如同聖誕禮物一樣的媽媽,走進“100分總理,0分爸爸的總理家庭而展開的愛情故事。允兒在劇中扮演28歲女性的角色,對手則是40多歲的年輕總理李凡秀。緋聞news'報社以三流狗仔新聞而惡名遠播。熱血記者南多貞(林允兒飾),為了挖掘新上任總理權律(李凡秀飾)的緋聞而接近他,最後反而成為了'權律的她'這段緋聞的主人公,並且受到了公眾的矚目。曾經是追著自己讓人為難的女記者,但同時也是無辜小市民的南多貞,為了守護她的人權,權律決定宣告多貞的身份是在交往的女人來面對輿論的壓力,並辭去總理的職位。對此受到感動的多貞在仁浩的幫助下,也在記者面前宣稱權律和自己是情人關係。在多貞爸爸的限時宣告和總統的壓迫等壓力下,為了國家的選擇面前,權律和多貞達成了協議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