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張宰烈被哥哥捅傷犯人張宰範刑滿出獄,許多牢房歡送張宰範,張宰範出獄之後來到弟弟張宰烈娛樂的地方,趁著眾人不備掏出利器狂捅張宰烈,張宰烈在哥哥張宰範的捅紮下倒在地上,身上流出許多鮮血,張宰範因為出獄行凶再次被關進監獄,外界對張宰範傷害張宰烈的動機百思不解。早上,精神病醫生池海秀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中正在報導作家張宰烈被哥哥張宰範捅傷的報導,池海秀看完新聞報導出門上班。醫院裡有許多精神病人需要醫治,池海秀發現一個女子帶走了需要治療的兒子,看著女子急匆匆帶走兒子,池海秀撒腿追出醫院,女子已經帶著兒子鑽入一輛出租車,池海秀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子離去。二年過去,張宰烈恢復健康繼續寫作,電視台邀請張宰烈參加節目,池海秀也獲得電視台邀請與張宰烈雙雙來到節目現場。張宰烈是作家擅長言談,池海秀被張宰烈風趣的言談逗樂,節目現場充滿了歡聲笑語,與張宰烈進行完節目,池海秀離開電視台跟一夥同事聚會,同事們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其中一個同事惹怒了另外一個同事,池海秀見雙方箭拔弩長大有動手撕鬥的跡象,趕緊找了一個藉口起身離去。張宰烈在酒吧中玩樂,池海秀來到酒吧遇到了張宰烈,兩人喝完酒來到酒吧外面,一個叫范錫的精神病人忽然出手偷襲了張宰烈,張宰烈猝不及防脖子後面挨了沉重一擊,鮮血立即從張宰烈的傷處流了出來,張宰烈顧不上脖子產生的劇痛,向池海秀打探范錫的身份,池海秀認識范錫,范錫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如果讓范錫在社會上游盪,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被范錫傷害,為了抓住范錫,池海秀與張宰烈乘坐汽車一路追趕范錫。范錫開車的速度極快,張宰烈加大油門緊緊跟在范錫身後,池海秀已經發現了張宰烈脖子上浸出的血漬,考慮到張宰烈受了傷,池海秀非常擔心張宰烈意識模糊無法正常駕車,張宰烈顯然沒有將脖子上的傷放在心上,一邊開車一邊與池海秀談笑風聲,池海秀想測試一下張宰烈的意識,伸出手指要求張宰烈辯認指頭的數量,張宰烈意識正常正確辯出了池海秀伸出的手指數量,池海秀見張宰烈意識正常,心頭大石落地繼續讓張宰烈開車追趕范錫。范錫駕車來到一處懸崖邊上,張宰烈開車向范錫撞了過去,范錫猛拐方向盤躲避張宰烈的衝撞,張宰烈加大油門瘋狂衝撞范錫,范錫駕車失控衝到了一處石堆上方,張宰烈駕駛的汽車也失控的向懸崖邊開了過去,眼看汽車就要從懸崖上方衝下去,張宰烈踩下車剎拼命控制汽車前進的方向,汽車拐了一個彎側著身子停在懸崖邊上,張宰烈再慢一秒鐘就要車毀人亡了。第二天早上,警察趕來抓到了范錫,范錫雖然受了傷,但依然精神抖擻在警察手中掙扎,警察們費了好大的力量才把范錫帶到了車上,范錫離去不久,池海秀讓張宰烈把頭靠在她的肚子上,張宰烈搞不懂池海秀的用意,一頭霧水跪在地上把頭靠在池海秀的肚子上,池海秀見張宰烈靠在她的肚子上,趕緊從身上掏出一塊白毛巾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經歷了一晚上的激烈追車,張宰烈脖子上的血跡已經凝固,池海秀拿起毛巾細心地替張宰烈擦拭脖子上的血漬,擦著擦著,池海秀忽然眼睛一黑向地上倒去,張宰烈反應極快迅速伸手抱住了池海秀,池海秀經歷了一晚上的追車已是心力憔悴,范錫被抓走之後,她已經沒有力量再支撐整個身體,張宰烈深知池海秀是受到了過度驚嚇需要好好休養,看著昏迷不醒的池海秀,張宰烈苦笑一聲,自語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把他當成紳士看待,池海秀跟所有女人一樣,相信張宰烈是一個正人君子,所以才放下警惕暈倒在了張宰烈懷中,如果張宰烈是一個不良人士,一定可以趁著池海秀昏倒的時候行不軌之事。看著倒在懷中的池海秀,張宰烈心中升起憐憫,抱起池海秀離開懸崖,一路上,張宰烈低頭打量池海秀,陽光下的池海秀長得俊俏動人,張宰烈還是第一次發現池海秀長得如此美麗,之前跟池海秀雖然見過幾次面,但張宰烈從來沒有認真打量池海秀的長相。

冰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